【当你埋掉什么东西的时候,你的一些“东西”也许随着埋掉了】——唯有花知晓

<<一定要在失去之后才追悔莫及>>(酒吞篇)

笔下重生的个人篇描写。

我会做个梦,每次都能梦见那白发之人。
他每次都会给我留下一个背影,就算他转过来,我也看不清他的脸。
但我看他都是美好的笑颜,如果我能看清他的脸庞,他的笑会是比阳光还要温暖的吧。
我是这么想的。

但是没看这笑容一会呢,就开始转变,转变到我坐在王位之上,看着他跪在地上,那帮人压着他。他的面前有一堆卷轴,全是他写的。
“他写得东西让许多妖都失常了!”
“这是个靠笔虐杀妖的啊!”
“这种妖留不得!王怎么看?!”
我一个人的意见无法敌过他们这些人,于是他被贬去罗生门百年不可回来。
我看着他写得所有,日日夜夜对他产生思念之情。
他写成这样,是因为他的童年影响,许多妖失常,是因为他写的过于悲伤凄凉。
只是阅读之人过于沉沦。

而他没呆几年就成为了罗生门的神,因为他带领妖回归的时候,不断念着自己所写的故事。
妖都感伤于其中,他带领迷途之人回家,这种形象太像神灵。
他跟罗生门就产生了特殊的能量,使他真的成为了罗生门的神灵。
但他是期待着回去的。
这些年他已经写下了各种他在罗生门遇到的事情了。
快乐的,悲伤的,不解的,无奈的…
百年,这是他等待最长的百年。
他现在的形象越来越像神灵,而他骨子里就是妖。
只是他落寞的深情让他们认为他是个担忧世间的神。
一场灾难,名为血染罗生门,这场灾难就死了一个妖。
但这让许多妖都跪在地上痛苦不堪,还有的已经对这个景象失声痛哭。

他们的神灵, 被许多符咒,铁羽,冰棱给钉死在罗生门之上。
地下飘落于此的红叶,被他的血浸染着。
罗生门被他的血染成红色,他们不相信他们的神死了,但他们不得不相信眼前景象。
他们为了神不再如此样子,一些妖会对他进行修复,回复到原先正常的样子,只不过左眼无法复原。
他一直在罗生门上,因为他们觉得随意动了神灵是大忌。
他们走在这里,会对他进行叩拜,之后自觉走回妖间。
掌灯人没有了,不代表他们不会遵循他的指示。
百年到了,王到了那里却被许多妖拦下。
“神灵之地不可侵犯!”
当我抬头看的时候,他就在罗生门上。
我意识到了不妙,想跑过去,却被许多妖拦下。
我喊着他的名字,他不做回应。
我强行过去,在罗生门之上看着他。
缺了左眼,右眼毫无光辉,脸色惨白四肢僵硬无比,身体的冰冷告诉他一个事实。
他死了。

我日日夜夜思念的人死了,并且是在这么些年后才得知这个情况。
当时我把他带走,放在一个结界里。
把那些让我把他贬去罗生门的妖全给灭了,再去地狱一寻阎魔。
“左眼回归后,自然成真身。在轮回中磨练,自得其果。”
“左眼夺回,勿杀夺其者,轮回后其人必有其果。”
他的左眼已经被我抢夺回来。
等待那个轮回的你。
左眼是你的,就连我也是你的。
你会回来的吧?

评论
热度(42)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