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被“神灵”血染,让某个妖突然意识到,好像真的有什么已经失去了。

<<大江山模范夫夫相性100问>>(42~60)

是什么时候我们开始划拳玩了!?
还有茨木你赢几局了!我们都输不起了!
“茨木…你是不是戴满暴御魂了?mmp你怎么不输啊!”
我们这些人不能喝酒只能以茶代酒,都快喝吐了,一边酒吞喝了好几坛酒也不想再喝了。
“茨木,算本大爷求你,输一局行不行?”
茨木看到我们三个人拿着酒坛虎视眈眈的样子,本来想输一局玩玩的茨木立马改主意了。
“吾觉得,吾还是这样赢下去吧…”

结果茨木输了,于是茨木被酒吞光荣喂酒一杯。
“我们拿酒坛吓唬你而已,真以为我给你灌一坛子酒?我又不是不知你的酒量。”
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叫上他们继续问问题了。

“第四十二问,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吗?”
“那是当然的,转世也不能改变他是茨木我是酒吞的事实。”
“不过吾倒希望转世后童年能够幸福一些吧。”
法则记录:希望

“第四十三问,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茨木出征的时候,虽然时间很长,一想到他是为了我在做这一切,是很开心的。”
“处理事务后挚友每次都会来吾所在的地方让吾放松的,每到那个时候挚友都会非常温柔。”
“难道我平常待你不温柔吗?”
“吾并没有那么说啊,除了晚上…”
“噢~茨木要不行的话,本大爷可以服务你啊~”
“!!!挚友别乱说了!”
“酒吞…我跟你说要是再这样我真的要采取措施了!”
法则记录:酒吞:(茨木为自己出征),茨木:(工作疲惫时酒吞的关心)

“第四十四问,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当然是关心他的一切了,茨木本来就是需要我放在心尖上疼的家伙。”
“/////挚友这么说吾倒不会说了…”
“这就害羞了?真是相处久了对方本性就越来越明显啊~”
“酒吞…把你那宠溺的尾音收起来…茨木本来就扛不住你还添油加醋。”
“吾觉得,应该是对挚友他尽自己所能做一切能够维护挚友一切的事情,用行动证明吾是在意他爱着他的。”
“我很乐意吃了你俩给的狗粮(咬饼干)”
法则记录:酒吞:(关心茨木的一切),茨木:(用行动证明在意并爱着酒吞)

“第四十五问,什么时候对方会让您觉得“ta已经不爱我了”?”
“在此本大爷我先说一点,我跟茨木从打告白那一刻就过得非常好,目前没有什么所谓几年之痒什么的。如果非要说感觉,那就是茨木他有许多他明明承担不了的事情他都不告诉我,躲着我就是不让我知道。”
“吾倒是没有觉得挚友没有给吾那种感觉,不过吾要证明那些是有原因的!酒吞已经非常忙了吾就得多分担一些,吾不想让挚友担心所以吾经常避免跟酒吞在事务上进行接触,身为二把手这是吾必须做的事情!”
“那茨木你知不知道你还是大江山的鬼后大人啊,有些事我们应当分担的,不必一方承受压力,不然还算的上伴侣吗?”
“吾了解了,以后不这样做了。”
“不愧是模范夫夫…”
法则记录:酒吞:(独自承担事情),茨木:(没有这种感觉)

“第四十六问,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我倒是觉得茨木是向日葵。”
“吾倒觉得挚友是鸢尾花呢。”
“你俩是不是懂花代表的意思啊…”
法则记录:酒吞(向日葵:光辉,高傲,忠诚。沉默的爱,不变的爱。)茨木(鸢尾花:代表自由,光明,力量,德国宝蓝色有神圣的意思。)

“第四十七问,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除了出征与事务,好像没有什么好隐瞒了呢…”
“挚友说的是,真没有别的隐瞒的事情了…”
法则记录:出征与事务。

“第四十八问,您的自卑感来自?”
“自卑感来自于茨木。”
“???”
“本大爷觉得我有些事情碰到茨木或跟茨木有关我是一点辙也没有。”
“比如呢?”
“比如晚上该进行深刻交流的时候只要…唔唔唔…”
“挚友,再说这些吾就不客气了…”
“额,茨木有自卑感吗?”
“吾也有,身为鬼后不能延续…真的是败笔啊…”
“谁说的!你想要孩子也不是不可以啊!惠比寿有药!”
“既然有药吾就放心了…”
法则记录:酒吞:(来自于茨木),茨木:(来自于香火延续)

“第四十九问,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酒吞直接把茨木拽怀里搂着,并且笑着说。
“你觉的呢?”
好了不说废话。
法则记录:绝对公开。

“第五十问!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必然的。”
“绝对的。”
“好好你们这么同心我也不说什么了!”
法则记录:一定的。

我觉得可以先歇会再问下面的问题,毕竟可以开车的问题,茨木必须缓和一下。
“接下来50问,你们得受住了,尤其茨木,上50问可以拦截那个公然开车的酒吞,但接下来他开车合法了,你就不能堵车了。”
茨木默默深吸一口气,答应下来。
然而酒吞十分期待后五十,可能是因为可以随便撩茨木而激动吧。

----清水与肉汤的分界线----

“第五十一问,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这么直接,本大爷喜欢!老子当然是攻!”
“虽然很想正常过了这个问题不过听挚友的语气吾有点怒火攻心…那么想让吾实行家暴?”
酒吞很识相,看到茨木那眼神就知道不能太得意于是收敛了一些。
“挚友是攻方,吾自然是受方。”
法则记录:酒吞:(攻),茨木:(受)

“第五十二问,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茨木的属性,就是忠诚二字啊…”
“谁说忠诚就是受啊…”
“说点实在的行不行?”
“能力,体力,套路这些方面本大爷都赢过茨木。”
“挚友说啥都是对的。”(认了)
法则记录:在能力,体力,套路方面确认。

“第五十三问,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有啥不满意的,江山我有伴侣在旁!茨木又善解人意能力高,我们两个在一块那就是证明了一点,去tm大江山退治。”
“这话吾乐意听~”
“嘿嘿,说的好吧?打算奖励点啥不?”
“emmm…亲一下?”
“乐意至极!”
“…能不能控制点…”
法则记录:非常满意。

“第五十四问,初次H的地点?”
“我很乐意回忆这种事情,晚上就在鬼王殿,烛光微弱,当时的茨木得抑制自己的声音,所以他那种样子最磨人,更何况当时第一次玩的就是骑乘。”
“哇哦你们不怕突然有人进来吗…”
“挚友很有花招…当时星熊来送礼,挚友直接把吾抱在怀里,他直接把红色半透明的布帘拉下来了,就是是身为二把手的吾参见鬼王也得离鬼王座三米远,星熊得五米多,所以他看过去不过就是鬼王搂着吾的样子并没有什么过分的。”
“…心疼星熊一秒。”
法则记录:鬼王殿

“第五十五问,当时的感觉?”
“第一次的茨木,他所有的弱点就在那一天全部暴露了,欲言又止的样子,当天可是结婚当夜,茨木的特殊诱惑全在那晚显现,而我享受着他给我带来的一切惊喜。”
茨木听得有些脸发烫,不过还是说了。
“//////有些疼…但却觉得全身酥麻,动弹不得,全身好像不管他碰哪里吾都会很敏感,之后全身非常热,失了神…之后就感觉不像吾自己了一样…”
“…我已经控制不住我的双手了我好想写啊…”(以后会写里面所有特殊情节的番外)
法则记录:酒吞:(享受),茨木:(不像自己了一样)

“第五十六问,当时对方的样子?”
“红发散下来落在地上,眼里染上情欲,脸颊有着泪痕与绯红,他不断喘息…”
“白发散落在他的肩上,眼里是吾之影,用语言刺激着吾的心,他不断微笑…”
“(鼻血纵横)好了不必描述自动脑补…”
法则记录:同上

“第五十七问,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早安,鬼后大人茨木童子。”
“早安,鬼王大人酒吞童子。”
“这个早安真的是戳心口啊!!!”
法则记录:酒吞:(早安,鬼后大人茨木童子),茨木:(早安,鬼王大人酒吞童子)

“五十八问,每星期H的次数?”
“曾经定过,但是有工作事务出征等问题,一星期不行,一个月能有三次上床机会就不错。”
“是,那三次每晚拆开综合一下,就是九次!”
“一晚上三回…刺激…”
法则记录:每月三次机会

“第五十九问,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当然是希望每周有两次啊…不过想想还是一次最合适,毕竟茨木还有很多事务。”
“还有点妖性…”
“鬼后不就是拿来宠地嘛,再说了茨木舒服了就行。”
“也不是…让吾尽责让汝舒服…不是不可以…”
“就等你这句话!(心机)”
“!!!吾什么也没说!!!”
“你啥都说了…”
法则记录:一周一次

“第六十问,那么,是怎样的H呢?”
“当然是带有占有性的。”
“吾不已经是汝了的嘛…”
“茨木你要理解,每次我都是以拥有你和得到你为主,这样我才会有那种由你而来的满足感而不是因为迷恋你身体的普通欲望。”
“/////吾也是这么想的…每次都是…”
“好了…再听下去我都受不住了…实在太刺激了…”
法则记录:带有占有性的。

评论(3)
热度(37)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