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被“神灵”血染,让某个妖突然意识到,好像真的有什么已经失去了。

<<大江山模范夫夫相性100问>>(61~70)

@shadow魔影法则 大爷你要的更新,接住
(下面的吞总会疯狂的开车,茨木警被强制拉上车享受速度与激情)

晚上睡觉时:
“挚友…明天能放过吾吗…问题太绝了…”
“看我心情~行了赶紧睡觉吧。”

我们早上吃了早饭后整理了一下桌子放上饮品与甜点就开始继续问题。
“第六十一问,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应该是耳,毕竟每次茨木在我耳边低语的时候我基本都忍不住。”
“吾的话是角////每次挚友都会去摸它吾都受不了…”
“是啊,尤其这样。”
我就看着酒吞直接舔了一下茨木的小角…(茨木两对角)
“酒吞汝干什么!?”
“示范一下啊咋了?”
“好…好样的…叫出名字了都…”(疯狂记录)
法则记录:酒吞:(耳),茨木:(角)

“第六十二问…跳过!”
“都后五十了…还有水题啊…”
法则记录:同上一问。

“第六十三问,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不愧是罗生艳鬼,果然就连一个小举动或一个小反应就能把人弄的鬼迷心窍。”
“不愧是吾的鬼王,待吾百般柔情与耐心让吾沦陷在一个名为酒吞的情欲陷阱。”
“你们都好厉害…文艺肉吗…”
“因为是一句话啊,一句话根本不能更具体描述茨木的样子!”(想想就流鼻血了)
“挚友!汝上火了快喝几口茶!”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上火简直。”
法则记录:同上

“第六十四问,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是喜欢,但不能过度迷乱,那样只是发泄并不算得上情欲。”
“是喜欢,但不能过度索求,那样只是释放并不算得上爱恋。”
“不愧是模范夫夫,就连评论这种也是这么有整齐划一性。”
“那是当然的,本大爷的文才跟茨木的文才可不是说着玩的。”
“吾也是被挚友教的,挚友教的好吾才能更了解许多。”
法则记录:还是喜欢。

“第六十五问,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茨木和我的房间,或者鬼王殿。”
“哇哦鬼王殿已经成一般情况下的场所!?”
“没有办法…吾跟挚友相见次数最多的地方是鬼王殿…吾也就听令…”
“反正很少有别的妖进来,就算来了,我把帘子一拉就行,只是委屈了茨木…可能那时刚好是崩溃点或者是我刚开始把他带入佳境,于是他得忍着不能出声。”
“但是挚友汝就是想让吾出声!明明来别的妖了汝还继续玩弄吾!”
“茨木…玩弄这个词不是什么好词…不过我喜欢!”(疯狂记录)
法则记录:茨木房间,酒吞房间和鬼王殿

“第六十六问,您想尝试的H地点?”
“我们经常去森林喝酒的那个地方。”
“!!!”
“哇哦野外play!!!”(突然兴奋的患者)
“到时候就把茨木抱起来让他隔着衣服靠着树,或者我躺地上他在上服侍我。”
“够了不要再说了酒吞!”茨木已经急到脸红加喊名字。
“简直刺激…酒吞很关心茨木的舒适度呢!那么茨木呢?”
“啊?吾…吾的话…想在温泉…”
“!!!”(来自惊讶的吞总)
“毕竟…吾每次出征归来后…挚友都会跟吾一起泡温泉的,他会让吾达到放松的状态…然而他每次靠近贴身的时候…吾是想过的…”
“下次,下次本大爷给你补上。”
法则记录:酒吞:(森林喝酒的那个地方),茨木:(温泉)

“第六十七问,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之前之后之中都有。”
“挚友汝那个之中太过分了!”
“又不是没弄过有啥过分的。”
“辛苦了茨木…”
法则记录:之前之后之中。

“第六十八问,H时有什么约定么?”
“就算有本大爷也当烟雾处理,爽了谁会考虑那个?”
“所以就是没有约定…吾说的什么少来几次与下手轻点全是废话…”
“心疼你。”
法则记录:没有约定。

“第六十九问,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没有,我的一切全是茨木的。”
“小声:老处男了…”
“别以为本大爷耳朵聋了…”
“sorry啦,那么茨木呢?”
“一样,自从遇见他那天起,吾的一切也都是他的。”
法则记录:都没有

“第七十问,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的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态度呢?”
“我一开始就说过,我不是沉迷欲望的妖,但我想达到的是跟对对方一起时能产生由他而来的满足感,如果他的心都不是我的,肉体要了也没有所谓满足感,只是普通性欲。”
“吾跟挚友看法一样呢,心都得不到,要肉体他也只是一时屈服,而不是自己想要的完全敞开心扉的那种犹如再一次互相认识的那种欲望。”
“两位在这个问题上回答的很好呢。”
法则记录:都持反对态度。

评论
热度(37)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