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被“神灵”血染,让某个妖突然意识到,好像真的有什么已经失去了。

<<River Flows In You>>

短篇一发完,钢琴师茨木与钢琴师酒吞,设定二人相处已久。

茨木在前往钢琴比赛的时候,出了车祸。医护人员及时赶来现场救人,把茨木带往医院。
已经到比赛大厅观众席的酒吞在第一排等着茨木上场,结果是突然宣布茨木路上出了车祸现在在医院救治中。
酒吞一时被惊住,之后赶紧起身往后台赶抓住那个人就问。
“茨木他现在在哪!?”
得知具体位置后酒吞里马跑出剧院坐上星熊的车让他赶紧前往医院。

到了医院酒吞跟疯了一样跑向急救区,看到有一处是有乐队朋友也在等着于是赶紧过去。
灯姐发现酒吞来了就立马问他。
“怎么才过来!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了!”
“我在剧院,电话静音了,他现在怎么样!?”
“进去十几分钟了,还没有消息。”

医生出来了,几位把茨木推向病房,朋友也跟着去。
酒吞问医生茨木情况到底怎么样,结果医生说茨木全身多处伤口,但并无大碍,只是右臂可能用不了了。
“怎么会…”
“如果病人用右臂的话,一开始没有什么,但之后会疼痛或着不听使唤的抽搐。”

医生走了,乐队的女生听到这个有些悲伤,有些男生难过。
“茨木可是钢琴师啊…比赛他已经期望很久了…一只手不能用了…茨木醒来会崩溃的。”
酒吞想了想还是说让他们先回去训练到时候去剧院要演奏的曲子,自己则留下来照顾茨木。
酒吞坐在病床前用手摸着茨木的头发,之后又轻轻抚摸他的脸。
“本想在你比赛时鼓励你一下,结果你无法参赛了…”
“我的好茨木…为什么这种事让你碰到了?”
酒吞握着茨木的左手,在茨木手指尖留下他的吻。
酒吞就这么趴在茨木的床边睡着了,过了大概几小时,茨木醒来了。

茨木看着刺眼的天花板,之后扭头看到在自己床边的酒吞,立马心就平和了下来,用左手摸了摸酒吞的头,微笑着看着他之后又有些黯然神伤。
酒吞是被茨木摸醒的。

“我的傻茨木你终于醒了!怎么样?!是不是还有些疼?医生说都是小伤没有事的!哦对了!你饿不饿?要不要我出去订份饭?”
“打住…酒吞冷静点…就陪会儿我就行…”
听茨木这么说酒吞也就坐在床边看着茨木,之后茨木让酒吞再靠近些,于是酒吞就坐在病床上,之后茨木轻轻环住了酒吞的脖子,头就埋在酒吞的肩膀处。
不一会儿茨木就有了抽泣的声音,酒吞赶紧安抚着茨木好好搂着他。

“在那一刻…我真的很害怕…我好害怕再也看不到你了…我就算是被车压着…也要醒着…我想看到你的身影…但我的身体告诉我是撑不到的…也就缓缓闭上了眼…幸运的是…我醒过来了…你是真实的对吧?你的气息和温度我都牢记于心…但此刻如此怀念的温度和气息让我一瞬间怀疑这不是真的,拜托你了,就算这不是真的,也别让我醒来…就让我再沉浸其中…陷入你的温柔里…好吗?我此生的挚爱…”
“难道你只会在大难不死的时候才会对我说这样的情话吗?不过我很乐意听就是了,好了,别哭了,我是真实的,你也是真实的,难道非得我亲你一下子你才能认定这是现实?我不介意啊!”
当时茨木就撤离了酒吞的怀抱,并且躺下扭过了头。
“要不要这么冷淡?好了逗你玩的,饿不饿?”
“饿…”
“我这就去订饭,等着我啊,我没回来之前不许下床啊!”
“听见了…”

茨木目送酒吞出去,然而他看着自己的右臂,变得失落。
“右臂不能用了…单手如何演奏…我想献给酒吞的不一样的River Flows in you…”
刚刚抱酒吞的时候,茨木已经感觉到右臂有抽搐的情况,要不是因为左手在下,可能酒吞以为自己在戏弄他。
身为钢琴师,这样的情况还能参加比赛吗?
茨木想着,出院后,酒吞会忙于乐团的事情,这样自己就有更多时间可以练习单手弹琴。

如茨木所想,酒吞为了乐团的事情开始一忙就忙到晚上九点,最合适不过了。
虽然酒吞每次让茨木好好听星熊的吃饭,然而每次茨木都是吃几口就去屋子练琴去了。
“就算是一只手,我也能表现的很好…”
然而每次都会衔接不好…每到这个时候茨木都会不自觉的想用右手去衔接好。
但久了就会弹错音,有一次严重的是茨木胳膊开始产生剧痛,直接压在了钢琴上,整个房间都是杂音,茨木死死抓着右臂,忍着剧痛,先从练习室出来,却没想到迎面就碰到酒吞。

“要不是我早回来了,你是不是打算疼死都不和我说?”
“你不是早知道了吗?何必在这里跟我甩脸色看?”
茨木想去客厅缓解缓解疼痛,没想到酒吞反而抓住了那胳膊。
“在我这里跟我逞强?说我甩脸色?你才是给我甩脸色看的人好吗?”
酒吞越握越疼,茨木也受不了这种疼痛,只能咬着牙说。
“放手!你弄疼我了!”
“你也知道疼!?那为什么在不断练习糟蹋自己的身体!?”
“我再说一遍放手!”
“茨木!我这样是为你着想!”
“你要真的为我着想!就应该放手让我好好训练!就不应该像现在这样对我!!!”
酒吞看着茨木流下的眼泪,突然松了手劲。

茨木把胳膊抽出来,气愤地向客厅走去,拿起书就开始往右胳膊敲。
“等等你在干什么!?”
酒吞赶紧上前抢走了茨木手里拿着的书,茨木一直想把书抢过来。
“以毒攻毒!没听说过吗!?”
“哪有像你这样以毒攻毒的!?你这已经对自己身体不负责了!”
“这是我的事情你凭什么管!?”
“就凭我是你的爱人!”
茨木一时噤了声,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低着头小声的说。

“我只是不想,成为在你生活中和事业中拖你后腿的那个人,我现在这个样子,精神支柱一个就是你一个就是钢琴,如果我想把握住你,那么我必须把钢琴把握住了。还记得吗?你喜欢我的时候…就是听了我弹的一首柔情钢琴曲…就打算跟我在一块…如果我现在连钢琴都弹不好了…你有可能就不是我的了…你知道吗?…我…我是一个非常自私的人啊…如果连你都不是我的…那这个世界上除了钢琴我就再无倾诉之人…我真的…真的不想变成那个样子你明白吗…”

酒吞上前搂住了这个在他面前就变得十分脆弱的人,之后亲吻掉了茨木眼角的泪珠。

“我的傻茨木…何必这样看低自己…你难道忘了那天求婚跟你说的话了吗?听了你的曲子,我就注定是你的人了?嗯?你难道忘记了吗?既然这样的话低头看着咱们手上的戒指啊!明晃晃的现实啊!我不是反对你练习钢琴,我是同意你的,只是我不同意你的训练方法,一步步来好吧,那么着急做什么?以前咱俩在床上做的时候我都没见你这么着急,还是我哄着你才做的。”

本来沉浸在感动中的茨木,听到后面那些话立马脱离美好幻想。

“你好煞风景啊…”但是茨木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看看,这回笑了吧~好了,别再认为什么你不是我的我不是你的这种事情了,今天很累了吧?太晚了,该睡觉了,今天咱俩睡一块吧,我只是老怕压到你的手就让你自己睡,这回不会了!我有别的招数防止这个情况!”

酒吞跟茨木洗漱过后,酒吞换好睡衣就躺在床的右侧,把右臂放在茨木的枕头上。
“这样你的胳膊会麻掉的!不行!我还是一个人睡吧。”
“你敢…”
看着酒吞的样子,茨木还是认命上了床,躺在酒吞右臂上,之后自己被酒吞搂的更近,近到可以感受彼此的呼吸。
“好久没有这样面对面搂着你睡了…以前你都是背对着我的。”
“/////但是我已经感受到了影响我们睡觉的…炙热因素…”
“刚刚你的反应有些可爱于是我就忍不住了…”
“你想干什么老流氓?”(年龄差:8,茨木20,酒吞28)
“可以做吗?”
“…你都这样了我怎么放着你不管?”

(开了一辆车之后两人洗了澡继续睡觉)

茨木被酒吞带走一起去练习,这样他能看着点茨木练习度,茨木要求在一个单独的练习室里练琴,酒吞允许了,毕竟酒吞可以到点就去让他休息。

某天茨木已经可以把自己改的曲子弹好了,当酒吞叫茨木过去吃饭的时候,茨木立马冲过去抱酒吞一个满怀,差点把酒吞吓到。
于是茨木被酒吞牵走去吃饭,因为茨木还不适应左手吃饭,于是酒吞有时会喂茨木吃饭,当时周围乐队的人们就尽量远离他们。吃饭拌着狗粮吃的这种体验,还是算了。
在他们休息的时候,茨木拽着酒吞的袖子,微笑小声说。
“可不可以跟我过来一下?”
“好啊。”

酒吞被茨木牵去练习室,茨木让酒吞站在钢琴旁,茨木深吸一口气,之后说。
“这首名为River Flows In You,献给我此生的挚爱,酒吞。”
酒吞看着茨木用他能够正常运用的手在钢琴上轻舞,一开始,茨木就是靠着这首曲子牵动他的心,而现在呈现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一开始跟原版差不多(Yiruma版本),之后变得有些放松抒情(Ruvin版本),再后来,就是有些忧伤(Matt B版本),最后变得有些美好又有些敞开心扉的感觉(Eisblume版本),酒吞知道了,这是他跟茨木这些年所有经历的一个综合,平淡,爱恋,失落与永恒…

一曲结束,茨木用了很大力气,他站起来看着酒吞微笑着说。
“不管以后是什么情况,我们也要拉着对方的手,走过属于我们的永恒…”
酒吞在那一瞬间就了解了,为什么茨木这样拼命练琴,茨木不是擅长表达感情的人,他能够表达感情只有那几次,酒吞跟茨木在一块就是因为一首曲子,一首曲子,足以让酒吞了解茨木是个什么样的人,茨木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倾诉的地方,并且能给茨木一个拥抱,能让茨木安心在自己怀里哭泣,这些只有酒吞做的到,安全感不是随便从一个人身上获得的,只有像自己这样的成熟,才能给当年还是孩子的茨木带离他原本黑暗的地方,把茨木带入一个光明温暖的地方。事实证明,他这些年所做的,茨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茨木已经完全沉浸在酒吞给予的安全感里了。

酒吞笑着过去拥抱着对方,笑着说。
“我的傻茨木终于…终于变成你与我所期待的样子了…”
酒吞看着茨木,捧着他的脸就吻了上去,只是简单的触碰,就犹如当年求婚一样。
“我本以为我这一生就这样得过且过…真的非常感谢…缘让我们相遇…非常感谢…将他赐予了我…”
酒吞看着茨木,之后又把茨木紧紧搂在怀里。
这世上好像已经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了…死亡也是如此。

乐团要开始在剧院演出了,最后,就是茨木的那首曲子,酒吞和茨木坐在一个钢琴面前,一同演奏这首曲子。茨木用左手演奏,酒吞用右手演奏。

茨木的曲子在不断告诉酒吞。
名为“酒吞”的心河已经深深流进茨木的心中,永不断流。

评论(2)
热度(36)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