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被“神灵”血染,让某个妖突然意识到,好像真的有什么已经失去了。

<<啊啊康介哥生病了怎么办!?>>

我已经盯着这两位许久了…一直想写没有梗,现在终于有了!

正广是在打扫卫生的时候,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康介审阅习题有些力不从心。
正广看到这样的康介还是非常心疼的,之后是特意凑近过去说。
“康介哥…要不休息一会儿吧?看你好像有些疲劳的样子…”
康介转头就看到拿着清洁瓶的正广一脸担心的样子,才意识到自己的一些反应让他开始担心了…真是…怎么老忘记呢?不应该让他担心啊…

康介先是笑了一下,之后拽住正广的手腕就往怀里带。
正广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就是趴在康介的身上的,突然这么近,正广脸都红了。
“要不是一定要审阅这些东西,早就想让你一直在我腿上坐着了,如果可以的话,你现在就好好坐着,或者就现在这个姿势,我搂着你继续工作啊~”
正广突然从康介怀抱窜出去了,脸还是红着的。
“什么嘛!工作的时候康介哥都在想着什么啊…算了!我去给你泡杯茶提提神吧!”
康介看着正广去一边沏茶,自己才呼口气,开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
怎么回事儿…怎么会这么累…对了…昨天下雨跑回来的…本以为会没事的真是高估了…我还是休息一会儿吧… 康介把东西放桌子上,刚起身就突然一阵眩晕…还好自己扶住了沙发才勉强稳住身子。 正广刚好端着茶杯看到这一幕。

他没说话,放下茶杯就扶着康介去卧室休息了,之后自己去拿体温计去测量康介的体温。
正广甩了几下体温计,解开康介衬衫的几个纽扣,把体温计放在他的腋下。
然后正广拿着茶杯与桌上的文件,放在康介的床头柜上。
等了几分钟后正广将体温计拿出来看了看,有些生气地说。
“康介先生,你的体温可是38.5度…还在坚持工作,想让身子好吗?”

正广把体温计收好,去沏药剂了。 康介在床上懊恼地用手臂盖住眼睛,还是被发现了…让他担心了,现在生气了吧…
正广将药放一边让它稍微放温一些,之后去弄毛巾了,端着水盆就去康介的房间内,将毛巾给浸湿拧好就好好给他敷上。
看了看时间,他该准备些晚饭了,正广还不放心就嘱咐一句。
“就算我给康介先生把文件拿过来了,不许审阅啊!要是它位置不对了,康介先生就别想让身子好了!我去做饭了…”
康介看着正广把门轻轻关上了,就放松呼口气,还好,没有真的生自己气。
我本想在他心中树立一个好形象的…没做好啊…

正广正在洗蔬菜,等一会儿那些家伙该回来了,希望别太吵啊…
之后当他将菜放在菜板上的时候,看到不远处的药…还在那放着… 啊啊啊我真的…太马虎了!还好没有凉,送过去吧。
正广端着药就轻声进门,小声询问着康介有没有睡觉。
康介把胳膊移开看着他,正广暗自放松了一下,之后将药递给他。
“差点忘记我冲药了…还好没有凉,赶紧喝了吧,之后休息睡一觉,我会让他们小点声的,之后我会把饭菜端上来的。”
“正广…我…”
“嘘…别说话了…”
正广握住康介的手,放在自己脸颊处,相对于温度,果然是正广的温度令他感到舒服。

“康介先生一直都是我心中的那个英雄,你不必去一直维持那种样子,康介先生只需要能在我悲伤或无助的时候,能够给我一个拥抱,能将我紧紧拥入怀中,能让我感受你独一无二的温柔,就足以了…我这个想法别看很简单,实际很贪婪的…”
正广对着康介无奈地笑了,康介看着正广这个样子,拿走了毛巾,努力起身,将正广拥入怀中,虽然力气跟平常比有些不太够,但也足够了,康介搂着正广,亲吻着他的额头。
“我一直是不想让你担心许多事情,我想让你成为无忧无虑的人…听了你的话,现在我觉得,应该是不能再让你悲伤和无助了…”
正广笑着回应说:“如果我不悲伤无助了,我怎么独享康介先生的拥抱呢?”
康介摸着正广的头笑着说:“我的正广啊…你是不知道啊,无忧无虑又在不断鼓励我的你,会吸引我去主动占有你的,别说拥抱,我就连整个人和心都是你的…你看,这不已经是独享了吗?”
正广脸更红了,之后赶紧让他躺床上,拿过毛巾重新投,给康介敷好就捂着脸去做饭去了。
康介放松地睡觉了,现在他已经是很明白了。
正广同时也是自己的英雄。

正广做饭做到一半,朋友们都回来了,健介立马跑到正广旁边,闻着饭菜的香味,满足地笑了,之后环顾一下四周发现哥不在。
“势多川,哥哥怎么不在啊,没有日常骚扰你吗?”
“你在说什么啊//////,康介哥生病了,刚刚睡觉吧…对了!让那帮家伙小点声别吵到他休息!”
“哦。”
之后健介对沙发上的三位大声喊:“势多川让你们小点声别吵到我的哥哥休息!”
正广是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一边的支仓看向康介的卧室,他觉的此刻康介已经开心的不行…
看透一切的眼神…

做好菜之后是正广是日常被夸奖啊,正广刚打算坐下,就赶紧回去继续做点吃的。
班长问他在做什么,正广回答做的是红豆粥。
一帮人又凑过去想蹭个粥喝。
“这是特意为康介哥准备的啊!想喝自己去做…康介哥本来不能吃点别的饭菜,你们还想抢唯一的主食?”
于是他们灰溜溜地走了。
正广为了口味的着想放了几颗冰糖,有点甘甜味就好。
当粥好了以后,正广将粥盛在碗里,发现还能凑一碗于是告诉他们如果谁还想喝就自己盛,之后将自己的那份饭菜也一起带走去康介卧室了。
那帮人直接毫不客气将粥盛出来分了。
健介看着卧室那边,想着老哥也真是幸福。

正广轻轻开门,发现康介还在睡着,于是蹑手蹑脚进去,将饭放在床头柜,小心翼翼坐在椅子上,轻轻唤着康介的名字,发现没有什么用的时候,就凑近戳了戳脸,轻轻摇晃他的身子。
“康介哥,起床吃点东西…”
康介勉强睁开眼,发现正广在床边一直叫醒自己,自己也靠着床头坐起来了。
正广将床底的小桌子抽出来,直接放在床上,把饭都拿了过来。
康介看着自己还热乎的粥,而正广的饭已经是有些凉了。

“正广…再怎么说自己得先吃饭吧…”
“我要先吃饭地话,康介哥得深夜吃饭吧?好了别在意那么多,吃饭吧。”
正广安心吃着饭,康介则活动活动手臂与手腕再吃饭。
喝着甘甜的粥,真的是暖了全身…全身都放松了。
正广看着康介放松的样子,自己也满足了,突然就说了句。
“看康介哥的样子…突然也好想尝尝自己做的粥啊…”
“这还不简单?张嘴。”
康介直接给正广喂一勺粥,正广细细品尝着。
“果然红豆粥最暖胃令人放松了…没有做错…”
“谢谢你…正广…”
“谢什么…我应该做的…”

吃完饭,正广先给康介量个温度,之后自己端着碗具去洗了,洗完后就赶紧回去看看体温。
“37度,降下点了…好了我们去洗漱吧。”
于是正广与康介一起下来去洗漱,之后回去,正广安顿好康介后,打算离开。
“正广,别走了,就在这里睡吧。”
“//////康介先生需要独自休息比较好吧…”
“一个人睡不着。”
“//////好吧我留下来…”
于是正广就坐在椅子上了。
“你在干什么…”
“康介哥不是睡不着吗?我在这陪着康介哥,你睡了我再走不迟…”
“…正广…脱衣服…上床…”
“//////单人床就不要了吧…”
“睡地板我不介意,如果你想让我病加重的话。”
“好了我败给康介哥了…”

正广脱去外衣,留下里衣就继续坐在椅子上,一直脸红着。
“正广,过来,进被窝~”康介把被子掀开用手拍着空出来的地方。
“还是不要了吧…”
“我要睡地板了啊…”
“好好!我进!我进被窝…”
正广刚躺在床上,被子就盖在身上了,之后康介抱住了自己。
“要不你睡在里侧?”
“为什么?”
“一是我怕你掉下去,二我怕你跑…”
“康介哥你搂成这样我怎么跑啊…好了…听你的…”
于是正广起来从别处上床,躺在了里侧。
照样被康介抱住,虽然很喜欢被抱着的感觉但是也不能一整夜都要抱着…

之后康介亲了亲正广的脖颈,正广差点叫出来。
然后康介的手进入正广的里衣,开始摸索着,正广一直忍者不出声。
康介一边挑弄正广的红果,一边贪婪地闻着正广身上的淡淡香气,一边亲吻他的脖颈。
正广已经被这样欺负了许久,之后康介突然停手,将正广转过来。
康介抚摸了正广的脸颊,正广也稍微蹭了蹭康介的手。
康介开始凑近正广,之后还是吻住了他,开始搂着他,扶着他的后脑使亲吻更加无法挣脱。
吻了许久后,两人分离,正广大口喘气,康介则让正广稍微呼吸一会儿就继续亲吻着。
亲吻的时候,正广抓着康介的衬衫,康介抚摸着正广的腰与脊背。
两人再次分离,正广都要昏过去了。

“实在是忍不住…放心…不会接下去的…就这样…这样就足够了…”
“康介哥…”
康介搂住了正广,帮他顺气。
“好了好了…你也累了…好好靠着我睡觉吧…”
“嗯…”
康介搂着正广,轻轻摸着正广的头哄着睡觉,渐渐的两个人抱着对方睡着了。

第二天,一帮人又出去玩,健介刚想叫他们起床,而支仓拉住了健介。
“别吵醒他们了…下次再带他们一起出去吧。”
“好吧…”

清晨的柔和阳光照进屋内,两人一直相拥而眠,柔和的光照在他们身上,衬着他们的睡颜如此温和,屋子里的气氛,如此温馨。

评论(6)
热度(98)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