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被“神灵”血染,让某个妖突然意识到,好像真的有什么已经失去了。

<<唯有花知晓>>

略微有点童话风?凑合看吧~
酒吞视角。








身为一个植物学家家,头一次觉得这世界…还有这种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
这个白由金色过渡的花到底是个什么?为什么晚上会发淡淡的金色的光?为什么在白天散发提神或柔和的清香?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掉叶子?

还有…它怎么…好像每次冲着我的方向开啊!

我是植物学家啊,为啥世界还有这种神奇的花啊!那个青行灯给我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酒吞,拜托个事情呗!”
“是植物研究还是检查报告?抱歉本大爷都没有…”
“…我在你心里是个什么形象?你怎么这么看我?”
“天天无所事事,检查报告自己不记,谁给你记?”
“妖刀帮我啊~”
“mmp如果你是来这里秀恩爱的还请你圆润的走开…”
“差点忘了正事!被你拐的差点忘了!”
“什么叫被我拐的!你还能有什么…正事…”
她拿出了一盆健康漂亮的花。洁白的花瓣边缘过渡金色,有着淡淡的香气,让人心情舒畅许多。
“怎么样!?好不好看!?”
“这是什么花…很好看…”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花,是在一棵树下采到的,它周围全是杂草!很难发现的,所以当时就自己称它为“茨木”,觉得这样的花挺卑微的…”
“我能给它做研究记录吗?”
“当然,这就是要送给你的!”
“谢谢了。”

于是这个花一直在我的办公室,在阳光充足的地方待着。
不过它似乎不怎么喜欢迎着阳光,我只是把它放在桌上,结果它开的很好。
不喜欢阳光吗?看来喜欢在微弱光处。
为它浇水,我是喜欢轻浇在花瓣上的,过一段时间,它开的更漂亮了…
我这是为它洗尘了吗…
为什么它晚上,还有着与白天不同淡淡的香气呢?如果我凑近,之后去工作,它却开花了,还散发着微弱的光。
金色的光,非常柔和。
有时候我会特意闭灯,在阳台看着它。
越看越好看,有时候我会情不自禁的去轻轻摸着花瓣,之后说着真漂亮什么的。
过一会儿去看,叶子微微向上抬了,原来这花还会害羞吗?这可真有趣啊!

直到某天晚上,一个白色身影出现了。
我没有看清,因为我是趴在桌上,陷入一小段时间的睡眠,之后是因为身上多了毛毯而微微睁开眼,黑夜看不清东西,我只看到一个白头发的穿着圣服的一个人,他身上有着花的香气,有着微弱的光,当我打算看仔细的时候,他却消失不见了…
于是我只能将此事藏在心里。

我想着会不会再见到他,于是我每次工作很晚,都会打瞌睡,手中笔渐渐不听使唤,而自己也渐渐离桌面越来越近,过了一会儿,他抱来了毛毯,为我盖好,抽走了我的笔放在一边。
我醒了,我看见他了。

一头白发,长过了腰,脸上有红色的纹,头上有着角,跟花蕊的红差不多,眼睛是金色的,一身由白渐变为金色的圣服,他身上有着微微金色的光芒,如天使一般。
我们离的很近,我能看见他那睫毛,感受到他的呼吸,闻到他的香气。
他看到我醒了,非常慌乱,刚想跑开就被我抓住了手。
他想挣脱,但他犹豫,最后还是放弃了。

当我问他是谁的时候,他指了指桌上的花。
不会吧…
我问他是因为什么而出现,他指了我。
这是什么情况…
他坐在我旁边,神情有些紧张。
我只是摸摸他的头,笑着说你不必紧张,我又没说我不喜欢你,我不会赶你走,何必这样呢?
我这样说,他才有些放松。
我仔细看了看他,是非常好看,跟那花一样长的非常标致,但我是真的喜欢他身上淡淡的花香,因为那使我放松许多,更何况,这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
平常自己就一个人独来独往,孤独够了,也不寻求什么,但此刻有个这样的存在。
我不想抓住他都不行。
于是我抱住了他,放松地靠在他的肩上,闻着香气安稳地睡了。
他肯定很惊讶,但他也只是摸了我的头,继续坐在那里。

当我醒来,我已经在沙发上了,他何时离开的我也不知道。
我只好继续我的工作,照料它与进行记录,还有其它的植物。
那时青行灯管它叫茨木,以后我也这么叫他好了。
于是就出现了这一幕…
我趴在阳台上,摸摸他的叶子,一直看这朵花,越看越好看。
“茨木啊,晚上继续出来吧,我很想见你,好久都没有人陪我了,突然有你这样的存在,我挺开心的!如果你不会说话也没关系!我可以教你啊!晚上出来陪我一会儿就行!”
结果那朵花叶片又朝上,花也有些收拢。
又害羞了啊。

晚上,他的确出现了,就在我写报告的时候,他就在阳台处看着月亮,之后看了看我。
他温柔地笑了,原来他笑起来这么好看。
月光照在他身上,与金色的微光融合,非常地漂亮。
茨木走过来坐在我旁边,而我摸摸他的头,还留着余香。
他使我放松太多。
我跟他说,我叫酒吞,而你叫茨木。
茨木微微愣了一下,之后他努力叫了我的名字。

“酒…酒吞…”
“对没错!就是酒吞!这是我的名字!而你叫茨木。”
“茨…木…”
“对!就这样!来,我教你识字!”
于是我在工作桌上一直教他,早已经忘记了工作。

虽然我教他许多,但他唯独能念下来的只有酒吞与茨木。
已经够了,一朵花,能够这样顺着我,很不容易了。

之后我跟茨木的关系越来越好,他现在已经不必只在晚上出现,只要我想,他随时都能出现。
我们之间,做过最亲密的事情只有拥抱。
可唯独拥抱是我最喜欢与他一起做的事情。
他的香气,微微的热量,我都很喜欢。
我们有一次拥抱,最后渐渐滑落在地上,我那时,是因为想到了一些事情有些难过才这样。
而他只是将我搂的更紧而已。

而在那一天晚上,我打破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亲了他。
之后他就没有出现过了,花也不开了。
难道茨木他不喜欢我吗?
那天青行灯来了。

“酒吞,最近没有别人来找你吧?”
“怎么了?”
“保护好那花,你们的情况很危险。”
“怎么…发生什么了?”
“茨木花…是神圣之花,大天狗告诉我的。”
“什么?”
“大天狗也有这朵类似的花,不过它是发着蓝光,最后变成了一个女孩伴在他身边。之后他们在一块了,结果她消失不见了,但她给予了大天狗许多祝福,而这些祝福在实现中。”
“怎么了,不很好吗?”
“你以为有些人不会窥视你的花吗?你怎么知道,这些花会被怎么处理?”

[他们会先对花好,出现了花灵后,开始对他们好,在花灵陷入依赖的时候,就是他们得逞的时候,他们可以肆意“摧毁”他们的身躯,“伤害”他们的心灵,毫无感情,因为他们不会说话,不会产生恨的情感,柔弱如花。最后,在他们被折磨到生命最后一刻,还认为人爱着他,给予许多的祝福,而这些祝福由人定,而他们就会消失不见…]

这是我头一次犹豫,要不要让茨木陪着我了。
如果茨木出现,早晚会被发现,之后他不保。
我不想让茨木变成那个样子。

晚上,花开了,茨木出现了,他高兴地来到我跟前,喊着我的名字。
怎么办…这样的他,我根本不敢想象他的心会被毁成那个样子…
“茨木啊…你这几天不要出来了…”
“酒吞?”
“别这么叫我,回去吧…少出现在我面前…”
“酒吞!”
“快回去!别在这里!”
“…”
最后他只是抱住了我,抬头亲吻了我,流着泪,回到花中。
“对不起…茨木…我也不想…”

我趴在阳台,看着花,上面有了露水。
我轻轻擦去水珠,之后亲吻了一下花瓣,抱着花盆,将茨木放在房间角落,不容易被发现。

真如青行灯说的那样,一帮人打着科学检查的身份来了。
直到花被发现,那一刻,失去了理智。
我狠狠的把花夺了过来,将他打倒在地,之后有人开始过来,我尽力维护着我的花。
直到被电击…
这回…全完了…

我倒在地上,看到一个身影出现,那就是茨木。
他直接拿起一旁的铁尺,狠狠打向那些人的头部,打向腰部与腿部。
之后他一手掐着一个刚刚袭击我的,抵在阳台处。
最后看到他昏迷,茨木才放过他。
之后茨木拿着铁尺,看着地上的几个人,之后那些人扛着昏迷的人,识相的离开了。

茨木扶起了我,之后将我放在沙发上。
“茨木…对酒吞…总得报答些…”
这一刻我慌神了,我握着他的手。
“不要…什么我都不要…我只要你…只要你啊!”
茨木握着我的手放在额头处,之后放在自己脸庞。
“茨木绝对会以全新的身份回来的…不要担心…等着茨木好吗?酒吞?”
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而他渐渐变成光消失了…
那朵花,也不见了…

之后,我这几天过得还算顺利,但每次当我看着阳台的月光,就会想到茨木。
想到他,我就怀念他的样子,体温与香气。
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

某天,大天狗带着伴侣来我这边看植物了。
“这是?”
“啊,她是我的伴侣,雪女。”
“啥时候谈的???”
“跟花谈的。”
“…不是说消失了吗?”
“祝福都实现后,她要是爱着你,你也爱着她,她就回来了!”

全新的身份回到我的身边…
茨木…你可得回来啊…

一天晚上,工作劳累睡着了,而我是丝毫没注意到穿着黑白色卫衣与休闲长裤的人给我盖上毛毯。
说看不见就是糊弄。
我直接抓住了他,而他处在惊讶之中。
“酒吞!我回来了!”
“是,你可算回来了!”
我抱着他,感受他的一切。
香气还在。

评论
热度(33)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