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被“神灵”血染,让某个妖突然意识到,好像真的有什么已经失去了。

<<开导>>

鬼王酒吞处于迷茫期,这时候就需要鬼后茨木合理的开导!
当然依旧是甜的!(以茨木亲妈的名义保证!)

自从那一次战役,酒吞一直心不在焉。
那次战役,许多妖前往参战,包括酒吞与茨木。

一场混战。
茨木被酒吞护住,茨木尽力召唤地狱之手使对方更多的妖死在地狱气息之中。茨木此刻是最脆弱的,酒吞就在这个时候对付想来袭击茨木的妖。
茨木解决之后,迅速召唤黑焰,背对酒吞,灭掉前来偷袭的妖。
两位的默契,来源于时间和感情。
曾经在结婚的那天说过[我们并肩同行,携手同心],后方的安全,完全信任托付对方。
所以才会如此。

然而酒吞疏漏了一点,大江山结界在被一点点摧残,是因为他们为的是拖住他们两个,从而暗中使阴计,一开始,就是冲着结界去的!
茨木为了结界,急忙用黑焰燃烧整片战场,地面升起高高的紫黑色火焰,却只对对方生效。
结界需从内部修复,茨木进入结界,用妖力修复。
茨木是可以修复结界的,但却没想到,茨木的后方,有内鬼。

于是茨木就倒在了地上,桃花萤草等赶忙过去治疗。
酒吞看到茨木倒下的那一刻,立马有了怒火,妖力提升数倍。之后,酒吞带领着妖,最后拼搏,获得了胜利。

茨木却受了重伤。

酒吞平常只是开一会早朝之后,就会立刻起身去茨木所在的地方,前去照顾。
内鬼早被查清,处以火刑。
茨木中了毒,所以这几天都没有醒,一直保持沉睡的样子,脸色都不好。
为此酒吞自责许久,有时会觉得。
[我连身旁爱的人都保护不了,我怎么保护江山]
这句话是酒吞看着茨木,幽幽说出来的。

第二天,茨木醒了,酒吞立马跑过去看望,之后一把抱住了沉睡许久的茨木。
看到这一幕的小妖们,都一个反应。
“哎呀鬼王大人来了,那么我们不打扰了!”
茨木一脸嫌弃地看着这些妖溜走的身影。

茨木被抱住许久,之后茨木才轻轻抱住酒吞,靠在酒吞的肩头。
“你可算醒了…我都怕成什么样子了…”
“对不起,让汝担心了…”
两位拥抱了许久,才分开。

茨木看着酒吞的神情真的不怎么好,是真的让他过于担心了。

茨木渐渐可以正常处理事务,但是每次自己抱资料去鬼王殿的时候,都会看到酒吞低迷的样子。
“发生什么了吗?挚友的神情老是很不好。”
“啊…没什么…最近累不累?”
“当然累啊,不过一想到吾是为了挚友与大江山做事,就不会那么累了。”
“这样啊…”
茨木愣了一会儿,之后才走上前。
“酒吞,看着吾的眼睛。”
茨木双手抵在桌上,让酒吞看他的眼睛。
茨木感受到了酒吞此刻的问题,之后过去抱了一下酒吞。
“别心不在焉,这样大家都会被影响的。”
说完,茨木就走了。

下午,星熊来鬼王殿,给鬼王一样东西。当星熊走的时候,酒吞才缓缓翻开纸张。
那是茨木的字迹。









谏书:
吾问了一些妖,了解到了情况,听完之后吾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原来是这样,吾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很好解决的啊],不知道的,还以为吾有多么信手拈来。
可吾就是有这个底气。

吾曾经说过,这辈子吾只会跟随强大自信的妖,既然吾已经跟随汝了,就已经说明,吾在很早之前就承认了,酒吞才是吾心中强大自信的那一个。
如今却这幅模样,吾怎么会不心疼呢?
听好了,酒吞既然成为大江山的王,是所有妖一贯认同的。既然他们与吾都一样那么信任汝,为何?汝还会有这样的自责?

那一战,的确是恶战,但所有妖却一直都站出来保护大江山了。
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前方就是混乱不堪的战场,背后就是魂牵梦绕的家乡。
为了家,共同拼搏,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为的是心中那牵挂的净土。
吾自然也是这样,吾为的不仅是家,更是酒吞啊。
这片大好河山,不是酒吞的心血吗?
吾身为汝信任的鬼将,身为汝爱着的鬼后。
自然跟汝一同挑起重任!

吾受伤,是因为吾根本没有那戒心,因为吾是很信任大江山的妖的,吾没有想到那是内鬼。
这种事情,不是分配部的错,是吾大意了。
所以啊,不要再有这种[我连身旁爱的人都保护不了,我怎么保护江山]的想法啦!
再有这种想法!吾一个黑焰把汝拍醒!到时候别说是吾下手太重!
如果释然了一点,那么去后花园,吾就在那树下等着汝呢。


酒吞看到这里,无奈地笑了,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他。
自己爱着的他,太会鼓励自己了。
就是这样,自己才会跟他,过一辈子啊。
酒吞起身,去了后花园。

到了那棵树下,发现茨木就靠着树抱着他自己酿的花果香。
酒吞也靠着树坐下了。
“认真看了吾写得谏书了吗?”
“不然我能来这里吗?”
“根据以往,酒吞经常看重点内容啊。”
“谁说我是看到来后花园,就来后花园的!你怎么看我的!?”
“怎么看汝的?当然一直是觉得这样精神的你才是吾喜欢的。”
“这些话床上说去,好了…谏书上说的,你真的那么想的?”
“当然,吾可是废了好长时间,写出了这个,为了鼓励一下酒吞。”
“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
“如果吾当面跟汝说这些话,汝会跟吾吵的吧?”
“我怎么会…”
“吾虽然不敢说非常了解汝,但是吾还是有底气的,不然吾也无法下笔。汝的脾气吾还是了解的,在那时,只有静下心来细细感受,才是最合适的方法。”
“让你费心了,我的挚爱。”
“///////不说废话了,喝酒!”

[茨木啊,有你这番话,吾还怕什么呢…]
[唯独怕的,就是这样的你,不在我身边了。]
[就算这样,你还会激励我的吧?]

评论(2)
热度(39)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