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埋掉什么东西的时候,你的一些“东西”也许随着埋掉了】——唯有花知晓

《秋与冬》

秋枫战场上,茨木率兵来抵抗这边的侵略者。
果然如他们说的那样,深秋的枫叶红的像血。
果然比较符合现在的情况。

对于茨木来说,他是每次征战的时候是最疯狂的,因为这种特性,茨木是当之无愧的鬼将。
“做好点觉悟,来到大江山境内的试图侵略的妖,就别打着想要拿着命回去的念头。”
说完这句话,茨木让手中黑焰落地,形成火海。
“好好体会一下这来自地狱的火焰。”

茨木手一挥,火焰顺势冲向那帮子妖,因为火焰过于灼热,伤到了不少妖。
当火势微微弱的时候,他们没有看到茨木的眼神,只看到了如传闻中濒临疯狂的笑容。
“大家都上吧,谁出色,回去后谁就领功!”
他身后的妖冲了过去,挥动附上自己妖气的武器,茨木而在一旁使火势更加,利用着黑焰吞噬着一个又一个不自量力的妖。

红叶在枫树下看着这一幕。
果然,这里是最佳观赏地。
能够亲眼看到大江山二把手上阵也是一个不错的经历。
红叶这么想,于是使地上散落的枫叶浮起,用她的妖力使枫叶更加锋利与不稳定。
她选择助茨木一臂之力。

红叶起舞,她的舞动,枫叶也随之飞舞,直到红叶一舞结束,她最后胳膊用劲,枫叶如利剑飞了过去。茨木感受到了枫叶切割寒风的声音,他转头,一片枫叶飞了过来,又迅速地绕过了茨木,他看向枫叶,它们狠狠地刺向那些妖,使他们的皮肉被划伤。

茨木借势,使黑焰熊熊燃烧,随同枫叶冲向他们。
最后一片枫叶,茨木用黑焰使它停下,包含着枫叶的黑焰生起在茨木手上,茨木跑向他们,最后用力把黑焰扔了过去。
黑焰打到一个妖后,随即就爆炸了。
完美的一仗。

红叶看着自己的红枫林另一段血肉模糊的样子不禁有些恶心。
好在茨木召唤黑焰的大部分地方毫无污染。
过了一会,那些战败的妖回去了,茨木用黑焰将这里清理干净。

“头一次看你征战,真如他们说的那样。”
茨木抬头一看,红叶靠着枫树。
“汝也不赖啊,枫叶犹如这次征战的点睛之笔。”
“我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你的黑焰从不会伤到...”
“不会伤害自家人的。”
“嗯?”
“吾为鬼王的念想而战,黑焰为我所用,大江山是他的梦,吾的故土也是这里,这里的妖都是活在大江山的,吾怎能让黑焰伤害这里一分一毫?”
“这么能想着那个傻子,让人惊叹的忠心。”
“再这么说话吾也不客气了。”
“行了我败给你了,我只是想说那个傻子何德何能拥有这乱世中如此赤红的一片忠心,明明他不配的。”
“配不配不是他说的算,而是吾,这些都是吾欠他的,吾得一样样还。”
“你欠他什么,我总觉得他欠你的太多。”
“哪有,百年来,如果不是他,吾也许没有现在这样活的痛快。”
“果然我理解不了。”
“怎么会,汝那一片痴心,跟吾的也差不多啦。”
“那是爱!”
“汝开心就好。”

茨木带着妖回去了,而红叶坐在枫树上。
“虽然话是这么说...却还是觉得跟你比较,相差许多。”

茨木回到大江山殿时,一帮妖就扑过来了,尤其是比较小的妖怪,更加放肆了。
茨木手下的将士们也不说什么,只是拍拍茨木肩膀说个保重就进去喝酒了。
一帮不讲义气的。

没办法,茨木只能将双手化出,抱着扛着挂着拉着一帮孩子去别的地方照顾了。
“茨木大人又要担当大哥哥一职了,哎呀痛!”
“萤草,再乱说吾就不是一手刀了...”
“好好...我也帮着照顾点吧...”
“姑获鸟啥时候回来...再不回来吾也带不动了。”
“还得几个月呢,据说去跟一部分妖买必需品了,她非得说要自己亲自去挑选的。”
“...让谁照顾不好...非得是吾吗?”
“没办法,毕竟茨木大人以后也要跟鬼王大人经历这些事情的不如先练练,好痛!”
“再说吾就直接黑焰扣汝头上。”
“不说了不说了!别用黑焰!”

茨木抱着的小蝴蝶精一脸天真的问。
“原来茨木哥哥跟鬼王是很亲密的关系吗?”
“哎呀你看!小蝴蝶都看出来了!姐姐跟你说啊,他俩都结...啊啊啊好痛!”
茨木当时一个黑焰扣她脑袋上,当然不重。
“别听那阿姨瞎说,没有那些事。”
“茨木你说谁是阿姨!?”
“头发都被吾的黑焰弄的有些枯黄了,都这样了还不是阿姨?赶紧护理护理吧,或许还有救呢!”
“啊啊啊茨木大人我不理你了!”
萤草赌气跑出去看看自己头发是不是真的出什么事了。

茨木摸着蝴蝶精的头,无奈地说。
“吾这计俩也就骗骗小丫头了啊。”
“胡说!你还玩过本大爷!”
茨木一个激灵直接把蝴蝶精放在坐上,自己赶紧站起来。
面对脸色不怎么样还烦闷地抱着肩膀的酒吞,茨木也一时没有对策。
“为什么回来不去鬼王殿报个平安啊?”
“因为小妖多了...一时忘了...这一茬...”
茨木说话的时候还不停抓着衣袖。
“行了,这些孩子交给三尾她们吧,你跟我来。”

茨木只能拒绝了孩子们的请求而离开,三尾她们来照顾孩子。
酒吞靠着树,茨木在不远处站着。
“怎么不过来?”
“吾只是...”
“就知道你还不适应。”
酒吞直接拽过茨木的衣袖,顺手将茨木搂怀里。
怎么办,气息太近了。
“我已经根据咱这么多年习惯稍微改进了一下,还不能适应吗?”
“不是不适应...只是...”
“只是什么?”
吾觉得还不能跟汝这样...
茨木眼神淡了下去,渐渐从酒吞怀抱里出来。
“不止吾不适应...许多妖也不适应吧...”
“这是我们两个的事情。”
“吾知道,但吾还是觉得,那一天,还是个梦。”
“你不相信我吗?”
“怎么可能,吾的命都是汝的,吾怎么可能不信汝...”
“你没有准备好吧?”
“嗯?”
“成为我身边最重要的人,这个角色,你还没有准备好接受。”
“吾...”
“没关系,百年这样都过来了,也不差这些时间。茨木,我希望你什么时候真的准备好了,就来找我,我可以等。我的梦想已经完成一个了,现在就差这个,这个是催不来的,我很希望你能来到我身边,之后我们的位置关系就再也不是一前一后,而是并肩同行。”

茨木听了酒吞的话后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回到床铺,睡一觉。
今晚有些冷。

过了许久,已经入冬。
茨木出来时,呼吸的白雾使他感到更加寒冷了。
今年的冬天要冷许多啊。

不止为什么,茨木迈开了步子,明明穿得是木屐,不适合走在雪地啊。
一身单衣,没有保暖作用。
为什么鬼使神差地,走到了河边。
吾来这里是为了确定什么的...
好晕...
茨木直接摔在冰面上,意识不清。
渐渐那层薄冰撑不住了,他落入河中。
冰冷刺骨,很想醒但醒不过来。

过了一段时间仿佛陷入幻想。
又想到那天的承诺。
那天所有妖来庆祝,一片喜色。
吾在迷惘什么?
太突然了,并且毫无头绪。
为什么是吾。

“百年来,本大爷亏欠你太多,不知搭上我的一生来伴你,可否能够换上一些债?”
听起来非常像玩笑话,但太暖心了。
吾想象的也是如此。
能够跟汝一起见证江山,见证时间。
就足够了。

茨木睁开眼,看到一个身影向他游过来。
他直接拉住茨木的胳膊,一直在拽着他往上游。
他们游上水面了。

酒吞将茨木放在地上,之后一直努力让他醒过来。
他身上太冷了。
过了一会,茨木终于把水吐出来了。
酒吞抱着茨木,两位都冷的些许发抖。
“你有病吗穿这么少出来?还跳河了?!脑子进水了吧!”
“哪有...全是酒吞啊...”
“...茨木你在变着法骂我吧!你越来越...”
酒吞惊到了,茨木竟然直接上来亲他。
“你怎么...”
“吾想好了,吾要成为汝所想的那个人...”
酒吞直接抱着茨木吻了起来。
“这可是你说的。”
“嗯。”

两位回去,立马就被萤草桃花训了一顿,之后立马治疗。
好在治疗及时,不会感冒了。
“再玩跳河我把你们塞湖里别上来了!”

两位听了之后,立马笑了。
终于啊,可以等到未来的到来了。

评论(2)
热度(25)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