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被“神灵”血染,让某个妖突然意识到,好像真的有什么已经失去了。

《对着流星许愿》

我们的口号是!作为李泽言的老婆绝不认输!
温馨短篇。

据说,一周后的晚上有流星雨。
你迫不及待得想把这条消息告诉你最爱的他,想让他陪你去高处看一看这流星雨。
你刚拿起手机,点开那个你备注为“就会怼你”的那个人,刚想发消息却停下了。
现在发消息,会打扰他的吧?
你默默把手机收起来,想着等晚上再告诉他这件事情。

晚上,你把那些文件一放,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活动活动肩膀。
看了看时间,觉得应该可以发了。
你毫不犹豫点开了“就会怼你”。

“那个!泽言!一周后有流星雨你知道吗!?”
没一会就看到已读的消息,你有些开心。
“知道,正想跟你说呢。”
“那我们下周六晚上约吗!?”
“应该没问题,周六晚上我有空。”
“那太好了!约定好了呦!哦对了,据说当天会有点冷,不许你就穿着西服来!”
“…明白了,你吃饭了吗?”
“呃…还没,我刚刚处理完事情。”
“去我家,我给你做点吃的。”
“啊啊啊荣幸!可以吃到泽言牌限量布丁吗!?”
“原来丫头你天天在想念我的厨艺吗?”
“开玩笑的嘻嘻,我马上去!”
“不了,我接你吧。”
“不太好吧?”
“我开我的车接我的丫头有什么不对的吗?”
“你说什么都对!”

你不得不承认,你自从跟他在一起相处了几个月,真的发现了他身上更多的你喜欢的地方。
比如说丫头这个称呼,虽然一开始觉得有点怪,但是在你脑海中别的称呼,跟这个逊色太多,于是也就喜欢他这样叫你,感觉有着别样的宠溺。

你跟他交谈的时候发现了他的小错误,他也会一时哑口无言,之后悄悄说了句“给我个台阶下好吧…”。当时你也会稍稍自豪一下。“堂堂李怼怼,也有要台阶的时候。”

某天,你跟他交换秘密的时候,竟然发现你给他起的“就会怼我”,他竟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你的备注为“就想怼你”,当时,是你跟他笑得最开心的时候,你甚至笑得趴在了桌子上。或许你当时觉得他给你这样的备注,与他以前在你朋友圈里所发的最多的幼稚,似乎有点打脸。

谁是最幼稚的人啊!?李.就会怼我.泽.幼稚.言?

可能这是交换的最蠢哭的秘密吧?

你准备好,乘电梯下楼,刚出去等了一会儿,你就看到不远处他开着车过来了。
你微微招了招手,他就停在你身边。
他放下车窗,对你说。

“坐副驾驶,后座放了东西,不能坐人了。”
你一看,哦,食材!
你点了点头,小步快走到副驾驶坐下。
坐好之后,李泽言无奈地看着你。
“为什么这么看我啊?”
“要我提醒你几次?又不系安全带?”
“哎呀你开车这么稳我怎么担心这个啊!好了好了我扣就是了。”
李泽言看你扣上安全带之后,才开车离开。

“就算开车再稳技术再好,也不确保别人是不是马路杀手,这一点你得记住。”
“知道了,切,我也有驾照的!”
“就你?上次你开车带我去医院,我还以为我回不来了。你驾照坑来的吧?怎么开半路还熄火了?挂档这么不稳…”
“那次太着急了!容易紧张…好吧我承认…我学车时到考试结束,总共摸车也就一个多小时…”
“…我还活着真是万幸中的万幸。”
“我的技术怎么能跟你每天就摸四个多小时车的人比啊!再说了你们不止学开车,还学怎么修…比不上比不上…”


你靠着座椅,无聊到想玩手,李泽言立马懂了你的心思,于是在等一分多种的红灯的时候,开了车载音乐,你最爱的音乐(The Ocean)
你立刻向他示意了一个“还是你最懂我”的眼神,他表示收到了之后继续开车。
他开的音量,非常合适,你闭着眼听着熟悉的音乐,放松了自己。
仿佛真如歌词[Dive in deep Into the ocean]一样,陷入了深海之中。
当然你知道,你是陷入了他的心海之中。


一首歌结束,刚好也到了他的家。
那是属于你们的温馨小屋,因为这里只有你们两个常来,并且有了许多的美好记忆。
墙上的照片都是证明,你与他去过这城市许多好地方,然而中间最大的照片是你们达成一致要做成最大的,那是你们处在薰衣草花海的两人的合照。

你当时拿着自拍杆,搂着那个穿着黑白色休闲服的他,你当时是因为觉得风景这么美,身边的他也那么完美,还有你认为自己是个仙女其实在他眼里是蠢姑娘的你一起拍了张三美合一的照片。

你是拍完了照片才知道你搂着他仿佛挂在他身上对着镜头眨眼笑的时候,他笑的也那么好。当时据李泽言回忆“成了傻丫头你美得口水都流出来了给你纸赶紧擦擦”。你才意识到他的笑已经把你的魂勾的不知上那里去了。

当时你就下了个定义,他还是扑克脸比较好,省得自己又犯蠢。

你与他进屋,你率先脱鞋换上他去商城给你挑的白茸茸的拖鞋,之后你转过来把他的黑色拖鞋拿了过来,起身的时候接过他的西服与领带放在衣架上,这一套动作是什么时候练出来的已经忘了,每次回家都这样就已经习惯了。


他走向不远处的开放式厨房,而你突然一股烟跑过来站在他身后。

“老李,你要上战场了!来来我帮你披上这神圣的“铠甲”!好去打败那帮“虾兵蟹将”!”
他哭笑不得,但还是乖乖抬起胳膊,你踮脚为他套上,之后在后面系个蝴蝶结,之后你拍拍他的后背就让他上战场了。
没毛病啊,厨房不就是战场吗!?他就是将军!我就是军师。
你每天都在脑补一场大战。

李将军来了,他是十分可靠的,煎炒煮炸蒸焖炖没他做不了的!
“军师,今天来围城的是新鲜的蔬菜大军,主食国的米饭护盾,还有隔壁肉国的吉普瑞军(鸡胸脯肉),以及甜点城的布丁卫士。”
他拿着菜刀,你拿着筷子。
你用勺子扇了扇风。
“李将军,本军师最信任你了,你自由发挥!你绝对能赢!去吧!把它们了结了!别忘了之后带着“尸身”回来之后我们好吃饭,饭后把那帮布丁卫士拿过来“斩首”!果汁与小酒我都准备好了!饭与果汁对我来说简直绝配!之后咱好好聊聊“国家大事”!”
你敲鼓(桌)进军,那些食材全得跪下喊你信任的将军为爸爸!
你被你自己的脑洞吓到了,之后还敬佩一下自己怎么会这么天才。

你坐在附近看着他做饭,而你拿出手机点了首纯音乐(Where Is The Love)
之后敲着小节拍兴致勃勃看他做饭。

“李将军加油!本军师很看好你!为你打call!”
“什么将军?”
“抱歉总裁大人刚刚我兴奋过头了脑袋有点抽别介意还请继续…”
“真不知道你的脑袋天天装的是什么…”
“是你老李!都怪你!害得我脑袋运转都不行了!”
李泽言刚想切菜听你这么说有点愣。
“嗯?装的都是我?怕不是我在你脑里占据容量过大?”
“别用你那个眼神看着我啦!我想吃饭!”
“你曾经不是说帅也能当饭吃吗?饱了没?”
“我斗不过你啦!”
你趴桌抗议,他也就笑笑,之后继续切菜。


“实在饿的话,去电视旁边柜子里拿几颗糖吃,别吃太多。”
“还是老李好!”

李泽言对这个称呼也没太在意,毕竟有点大大咧咧的女孩这么傻气他也认了就不说什么了。

你拍张照片,是李泽言做饭的照片,发到朋友圈。
受到一致好评与公司人员支持。
自己乐开了花。

“泽言。”
“嗯?”
“你说对着流星许愿什么的会成真吗?”
“迷信。”
“你好煞风景!”
“愿望还是靠自己实现的,那只是寄托。”

你们吃了饭,你依旧对李泽言的手艺赞不绝口,当然他看着你如此喜欢,他也就满足了。
毕竟看着自己爱着的人吃自己做的什么都爱吃这是对下厨的人最大的肯定了。
每次李泽言计算饭量都很准确,没有剩余。
仿佛到了你最喜欢的刷碗环节。
你趁机给对方一手指泡沫,结果对方差点给你一抹布。
要不是看在你下手轻,他绝对一手泡沫糊你一脸。
单方面打打闹闹的洗碗环节结束了。


你们洗漱后准备看一会儿电视,李泽言靠在沙发上,看到你来了之后他拍拍他左边的沙发空位,你很自觉的坐在那里,之后他一个胳膊把你搂过来,两人互相靠着看电视。
你们看了个电影类似与纪录片,有着许多的风景,这是你们两个人的爱好。
喜欢各种美丽的风景。
微微有点困意的是你,因为你开始在他怀中靠着他的胸脯了。
“行了,困就去睡,也该睡觉了。”
“嗯…那晚安…”
“晚安。”


第二天,他送你去上班,而你一直在想流星雨的事情。
希望真的能够看到。
你抱着积极的心态去上班,度过比较忙的一周。
为的是周六晚上。

终于,你等到了周六,今天,你是会跟他一起去最佳观赏地点观星台去看。
他给你发了条消息。
“今天晚上就是流星,准备好了?”
“嗯!愿望准备好了!你带衣服了吧?”
“带了,这不用担心。”
“因为晚上人多,到了那里别分散。”
“嗯!”




你想着应当送他什么好,于是去了商城,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家钢笔店。
你想起来他的字,工整流畅,真的字如其人。
你想问店长有什么可以推荐的款式,然而你还没问,就已经看上一款。
那是支黑色金边,有着淡雅花纹的钢笔。
看了看价钱,很好,这个月工资没了。
你有点纠结,但是这根钢笔如果配着他的西装,或着工作时用着,不止优雅,还实用!
买!为了泽言也得买!
于是你恨下心刷卡来输入密码,买下了钢笔。
而在你出去的时候,李泽言刚好也进去了,只不过你没注意到。



你将钢笔装在自己包里放好,换好衣服准备去观星台回合。
来到观星台的时候,你找着他,然而在一瞬间你们互相看到了对方。
他一身深灰色风衣,围着围巾,就站在树旁。
之后你们成功会合。

“泽言,等了很久吗?”
“没有,我也刚来不久,今天是有点冷。”
“是啊,凉飕飕的。”

你还在对着手哈气,然而他已经将你的双手用他的双手捂住。
“这么凉啊…到时候跟我回家喝点姜茶最好。”
“啊…嗯…”
他的双手很温暖,他将你的手渐渐捂暖,你觉的你脸上的温度也在上升。
“我们上去,提前占地方。”
“嗯!”

他拉着你的手,你紧跟着他,一步步上台阶,走上高处。
你累了,他特意放缓速度,也会适当停歇,之后继续上去。
唯独两个人的手一直拉着,人流再多也冲不散。

终于,两人爬上了最高点,你们先占了一个有利地形。
“好累啊,还好这边人少。”
“毕竟太高了,爬上来不容易。”
之后你们看着高处风景,一种别样美感。

过了一会儿,你突然惊喜地瞪大眼睛,跑向栏杆处,惊喜地对他说。
“泽言!有流星雨!你看!”
你抓着他的衣袖,然而他一直在看着你,直视着你的眼睛。
“怎么了吗?”
“真的…很漂亮…”
你才意识到泽言身后有流星刚刚划过,他透过你的眼看到了流星。


几颗流星划过之后,就有更多流星滑过这夜空,你与他看着这景象,被深深吸引住了。
你都没有意识到,他悄悄将时间暂停了流星划破夜空最美的一刻。
你被震惊了,相当于好几颗流星在夜空滞留,光从未消失。

“丫头,在原地别动好吗?”
你很听他的话,之后他给你拍了一张照片。
你的眼里有无数星河漫游。
“如果你能看到我所看到的,也会被震惊到吧?”
“我已经明白了,泽言,你的眼睛也很好看,都是星星…”
你投入他的怀抱,你们两个在原地拥抱了许久,之后泽言才放开手。

“接下来,你对流星许愿吧,别说出来。”


李泽言让时间继续流动,而你虔诚地双手合十,对着流星许愿。
之后你笑着看着他。
“泽言有愿望吗?”
“有,但它快实现了。”
“真好呢。”

你们俩坐在长凳上看着流星雨,人渐渐散去,你才敢去拉他的衣袖。
“怎么了?”
“那个…不知道应该送给你什么东西…于是就随便挑了个东西…希望你能喜欢…”
你拿出了那个精巧的小礼盒。
“谢谢,我能看看吗?”
“嗯。”

他慢慢拆开小礼盒,看见里面是一支很精致的钢笔,有着淡淡的花纹,金边的装饰。
“这支笔我要在重要的时刻用上它,我很喜欢,谢谢。”
他抬手摸了摸你的头,之后他将钢笔放入礼盒中,放会你的包里。
“回家放我书桌上,以后不许买这么贵的啊。”
“哦…知道了。”

李泽言拉过你的手继续捂着,之后他暗自给你了个东西,你觉的这个东西有点小巧。
李泽言笑着拿开自己的手。

“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应该送你什么东西丫头…于是去了商城,就不由自主进了珠宝店。”

你缓缓张开手,发现是一个戒指,有着漂亮的蓝宝石,深如夜空。
你不由自主的有点不知所措。

“看了看,觉得这个很适合你,就买了,别问我怎么知道你手大小的…你不会想听的…”

你的视线,模糊一片。
泪如珍珠般落下,你赶紧将胳膊附上,哭着哭着笑了
你拿着戒指,看着李泽言,仿佛心里最柔软的东西被他掏出来了。

泪不断流着,笑容依旧,李泽言双手抚上你的脸,用拇指抹去你的泪。

“别哭了啊,傻丫头,这么冷的天哭多不好,脸都花了。”

“那也…还不是泽言弄的啊…真是的我都…根本…控制不住…”

他笑了,把你搂入怀里,他轻拍你的背。

“那么你答应我的求婚了吗?”

“不要…你都没有求我…不是求婚…”

“好,败给你了。”

李泽言捧着你的脸颊,轻轻碰上你的唇。
之后继续将你搂入怀里,对你说话。

“我想跟你在一块,这是我的愿望,刚刚冲流星许的。”

你听到这里,泪又控制不住了,你双手搂过李泽言,在他肩处埋着头。

“我也许了愿,想跟你在一起…”

李泽言摸了摸你的头。

“我说过愿望是靠自己实现的,真的是这样。”

“嗯…是的…”

“你算答应我的求婚了吗?”

“嗯!”


李泽言接过戒指,为你戴上。

“以后,时间都为你停下…丫头,你会在时间原点等着我吧?”

“怎么不会呢?”

你与他十指相扣,他把围巾也给你围了部分,你们一同下去。
今天真的就像梦一样,几个月来,了解他到爱上他。
因为什么?
因为那如涓涓细流的温柔一点点湿润了你的心?还是因为他的那种可靠感?或许是因为他的人格魅力?又可能是因为他那心中那神秘的心海?
你不知道原因,你只知道,在他给你戒指的时候他那略微的紧张感与那些举动。
都让你感受到了温暖。






























小剧场:
“所以泽言什么时候才会用我送你的那支钢笔?”
“咱俩啥时候要结婚,要签结婚协议的时候,我就用它。”
“////////”

评论(2)
热度(19)
  1. 南翕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转载了此文字
    妈耶!!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