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埋掉什么东西的时候,你的一些“东西”也许随着埋掉了】——唯有花知晓

安全感(晏华性转x女指挥使)

群里搞事,就写写。

指挥使从来都没有安全感爆棚的感觉。
当晏华拿起指挥使拿起都费劲的狙击枪的时候,那时就开始崇拜了。
更何况那扣下扳机的那种毫不犹豫的样子。
更何况她直接跑来,站在自己身前,射杀她面前所有的怪物,就算靠近,她直接用枪抡了过去,将它打到,之后枪口指向地上,直接射杀。

“没受伤吧?”

晏华单手拿枪,一只手搭在指挥使的肩膀上。

“没有,晏华很厉害,我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你……”

太帅气了,风轻轻吹过,晏华绑起的马尾浮动,风衣摆动,神情镇定,深蓝等我荷鲁斯之眼看向自己。

“我只是兼职神器使。”

“你这个兼职可以说是很厉害了……”

“成了,赶紧回中央庭,还有许多工作。”

“工作狂人……”



晏华一直拿着枪走在指挥使身后,指挥使一直觉得,背后凉凉的……

“晏华……可不可以走在我前面……”

“怎么?”

“总感觉你在押着犯人回去……”

“……”

她没说什么,直接走在了指挥使旁边略靠后的位置。

“为什么不走在前面?”

“这样没法保护安全,应急情况我还好让你先走,我来压制。”

“我还是很厉害的!”

“你连我的枪都拿不起还说厉害……你挠人是厉害。”

晏华说的是上次赛斯要死不死,想跟指挥使开玩笑,直接讲凉手往指挥使后颈贴,当时指挥使冷的喊出声,气的直接讲赛斯领子抓过来,抓的同时挠对方后颈出血,从那以后,赛斯在指挥使面前就没怎么皮了。




“别说那件事,一说就来气!”

同时,指挥使感受到了不正常气息。

“晏华!身后!”

一股黑气在晏华身后,出来的是泰坦。

晏华一把拽过指挥使先跟泰坦保持距离,之后拿起枪来狙击泰坦的头部。

但没一会它就往前来,一时不好对付。



“你随身带武器了吗!”

“带了!有小刀!”

“去泰坦身后!我吸引它注意!你趁机伤它!”

晏华一直在瞄准泰坦,但也会关注指挥使的动向。

指挥使拿着小刀跑到泰坦身后,奋力跳起,小刀深深刺进泰坦背部,之后指挥使用力讲小刀用力下划,划出一道很长的伤。

指挥使落地的时候,泰坦刚好讲落地的地方踩坏,指挥使没有落稳,崴了脚,一时动弹不得。

刀掉落自己身边,泰坦同时转过身来,准备干掉她。
指挥使只能讲小刀扔过去,刺中了泰坦的头部,倒激怒它了。

指挥使闭上眼睛,泰坦挡住了阳光,但下一刻,阳光又重新照在指挥使的身上。

原来晏华狙击泰坦的某处重心,让它倒地,指挥使睁眼的时候,刚好看到晏华踩在泰坦身上,对泰坦的头部猛的一踩,之后几枪灭了它。





晏华走过去扶起指挥使,指挥使因崴脚而吃痛。

“怎么,伤到哪了?”

“没什么……只是崴到脚了……”

“你还能干什么?”

晏华抱怨说着,然而将指挥使扶起来,让指挥使抱着自己的枪,之后晏华一把抱起了指挥使。
突然离开地面,指挥使一下有些慌,更何况晏华为了调整还掂了掂指挥使。

“晏华……我怀疑你练过……”

“就是练过,不然我怎么拿动我的枪,怎么应对各种情况?怎么打得过它们?”

“大概我对晏华有什么误解吧……”

“……”




晏华一路抱着指挥使走回中央庭,指挥使一时间不知道看哪,只能看手中的枪。

“你该减减肥了。”

“不说短处能死吗?!”

“这是建议。”




晏华进中央庭,讲指挥使抱到医务室,嘱咐护士一些事情后,她先走了。

果然神之头脑非常忙啊……

然而没一会儿,晏华抱着一摞子文件,赛斯也抱着一摞子文件,之后放在指挥使旁边的桌上。

“指挥使受伤了啊,今天不必工作了哟!晏华帮你做。等着,我去拿文件。”

指挥使看着晏华坐在自己旁边,拿着笔审阅着各种文件。





“晏华……不必的……回去工作比较好吧?”

“你受伤是我的失责,是我没顾及到。”

“哪有……我这是不小心的……”

“伤者就好好休息,别说话了,与其担心我,不如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跟我进行特殊训练……”

曾经有人跟指挥使说过,中央庭有特殊的地方,是进行训练的地方,然而有些人是看过晏华训练过的,艾玛老变态了!一人对抗几个大老爷们,直接撂倒,并且进行各种格斗,热身锻炼就不是一般女孩承受得了的!

“算了……我担心我死在你手里……”

“既然用小刀那么好,就练练,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你好自保,总不能都依靠我。”

晏华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在审阅着文件。
原来她都看见了吗?





“可是我的那把刀已经没有了……”

“谁说的?”

晏华眼神没有离开文件,而是伸手掏风衣口袋,之后将小刀扔在指挥使床上。

“你就没考虑刀可能会刺到我吗!”

“我要没考虑到就不会扔过去。”

“你总有理由!”

“这不是理由,是经过大脑思考后的结果。”

“我说不过你啦!”





晏华一直在审阅文件,指挥使靠着枕头,有一个想法。
我也想替她分担些。

之后指挥使拿起文件,拿起一旁的笔开始审阅。

结果晏华一把拿走了文件,换成一本书给了指挥使。

“好好休息,无聊就看书。”

“不,我想替你分担些事物。”

“你好好的就已经是替我分担事物了。”

指挥使一时脸红,然而细细思考,有些怪。
这是说我是累赘吗?






“我才不是累赘!”

“我有那么说吗?”

晏华手上的笔顿了顿。

“想让我别瞎想,就让我帮忙吧!”

晏华揉了揉她的头,之后给指挥使一本文件。

“今天工作量大,得要效率,别像上次那样觉得哪个都很重要。”

“我知道了!”





指挥使身残志坚,就算伤痛,也要坚持把工作做完。
当然效率远远赶不上晏华。

护士过来看了看情况。

“放心,明天就能正常活动了,没有伤那么重。”

“太好了……”

指挥使下床,跟晏华一起抱着文件回到楼上。

在电梯内,指挥使的心非常乱。

在第一次见到晏华的时候,就有一种崇拜,觉得这种女性真的太成功太完美了。
做各种事都非常沉着冷静,顾虑到各种可能。
就算危难来临,也会临危不乱。

然而在晏华赶来救她的那一刻,自己从来没有感受到的安全感,突然在那一刻涌来。
是有多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感觉了?

在看到晏华在战斗中干净利落的样子,就再也不是崇拜了,是爱慕了。





有了这种糟糕的思想,让她知道后会被嫌弃的吧……

想到这里,电梯也到了。
跟着晏华抱着文件赶到她的办公室,将文件都放在她的桌上。
指挥使朝晏华说声谢谢。

“谢什么,你没事不就好了。”

“那个能麻烦晏华送我回去吗?,还是有些疼。”

“好。”




晏华扶着指挥使走回家,然而在半路那气息又来了……

好在晏华为了安全考虑,带上了狙击枪,但指挥使不能跑太快。

晏华只好讲指挥使挡在身后,让她先远离这边。

但是指挥使远离危险地区的时候,听到枪掉地的声音。
是聚晶鸟!那个最讨厌的东西!

晏华胳膊受了伤,之后泰坦一震,晏华倒在地上。
指挥使突然拿出小刀,跑过去直接跳上泰坦身上,狠狠用刀刺着它的背,血溅在她的脸上,也毫不畏惧。

之后不断划出各种伤痕,最后在指挥使愤怒喊了一声后,她用小刀划开了泰坦的头,之后踩在它身上,指挥使甩了刀上的血,收起了刀。

“指挥使!小心!”

指挥使跑到狙击枪附近,半跪地形式拿起了晏华狙击枪,直接朝聚晶鸟射击,它逃得越快,她就追的越紧,直到角落,一枪毙命,狠狠用枪杵了它。






晏华捂着胳膊被惊到了,她也是头一次看到指挥使那种样子,平常略柔弱温柔的女孩,也会愤怒到拿起武器杀掉伤害同伴的怪物,之后狠狠踩踏。

指挥使赶紧扶起晏华,看到晏华胳膊流血的时候,指挥使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对不起……我不应该让晏华送我回来……”

“傻丫头,说什么呢,我要不来你的安全怎么办?”

“赶紧回去吧,我给你包扎。”

指挥使拿着枪,跟晏华互相扶着回到了住处。





指挥使讲狙击枪放在沙发上,之后让晏华坐好,她去拿医疗箱。
指挥使拿着特殊的药物给晏华处理,之后轻轻缠上纱布,系好。

“让晏华受伤也是我的失职,对不起……”

“你说多少次对不起了?行了,你没有错,我没有顾虑到而已。”

“别说别的话!好好休息吧!”

“我住你这里不太好吧。”

“哪有!我睡沙发!”

“不行……”

“不许反驳!”

“……”




晏华躺在床上睡下,而指挥使呆愣愣看着晏华。
她伸出手,却又缩回去了。
那不是我应当奢求的……我没有资格……
那种安全感不属于我的……





指挥使低头,之后小声到变成了气音。

“晏华……我真的……很想让你在我身边……我好像离不开你带给我的所有……”

“当我看见你受伤的时候……我的心都疼了……仿佛看到我的神明她在我面前倒下了,那可是我的精神支柱啊……”

“我真的……很喜欢晏华……”





指挥使头更低了,抓着自己的衣服,什么也说不出了。

然而指挥使的头被抚摸了,之后被带入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

“那就在神明期待的眼光下,成长起来吧……我一直在你身边。”

评论(10)
热度(52)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