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被“神灵”血染,让某个妖突然意识到,好像真的有什么已经失去了。

力量,暴动,幻影,记忆(晏华x女指挥使)

这四个词,来源于Alan Walker四大电音纯音乐。
艾玛四首曲子连一起简直爆炸。
顺序我私自搞的。
然而我觉得,填词后的faded与the spectre
更适合整体感觉。

故事就很扯
凑合看吧




晏华他已经许久没有从办公室里出来了。
自从我救了安托涅瓦后,他稍微表扬了我后,就回去继续工作了,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从办公室里出来。

就连吃饭,他也是叫别人靠办公室的小传送柜送上来的,所有人想要跟他进行交流,只能靠终端。

就连我也不能进入他的办公室,谁都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只是认为他很忙而已。

然而爱廖莎与安托涅瓦过来找我,表情有些凝重。
“指挥使……晏华他,可能不太乐观……”





晏华在办公室,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有了紫色的结晶。
无奈,他只能将手上的结晶抹掉,扔垃圾桶里。

他将狙击枪锁在不远处的柜子里,用许多重物压着。
他明白,如果他真的活骸化了,那些根本不能阻止他的行动,但是可以争取一些时间。

不管是为了中央庭,还是为了指挥使。

因为活骸化,他的思维明显不如以前缜密,反应也没有以前快,工作只是让他维持正常人的思想,减缓活骸化的程度。

然而这样下去,也撑不了几天。
他也会变成同伴眼中的怪物,也会拿起武器朝向同伴,变成生长着结晶的无情之物。

他不怕这些,他唯独怕他变成那样之后,会杀掉多少人。

他也怕那些人犹豫。
尤其是指挥使,她毕竟救过安托涅瓦,她绝对会觉得,既然她能救安托,同时也能救晏华的想法。

晏华产生了当初就不应该夸她的想法。





就在晏华打算将文件放进传送柜的时候,门外响起急切的敲门声。

“晏华!开门!”

晏华将文件放好,按下按钮送了过去,当没听见。

“开门!我有事情跟你说!”

“要说就在门外说,我很忙。”

“晚上有个庆功会,要不要参加。”

“你们去吧,还有许多工作要我完成。”

“晏华你骗三岁孩子哦,刚刚那帮人发消息说今天工作已经完成了。”

“……你想怎么样?”

“哎呀参加一次嘛!上次我头一次听你夸我!这次还想听!”

“……好话不说第二遍。”

“就去吧!大不了你就到了那里后,就给我稍微一点点鼓励后,你就可以正大光明回去了,怎么样?”

“……真是说不过你,等会。”






晏华戴好手套,整理好带有结晶的手腕,开了门。
就看见指挥使在门口笑嘻嘻的看着他。

“你要再不参加些大型活动,你就真的比我还宅了!”

“我这是处理事物。”

“好啦,别老工作工作的挂嘴边了,适当放松一下,嗯?”

指挥使牵着晏华的左手,晏华僵了一下。
指挥使也感受到他的不对劲。

“怎么了吗?我是不是太用力了?”

“等你什么时候能拿起我的狙击枪的时候,你再说你用力了。”

“你又嘲笑我!”

指挥使生气,直接揽过晏华左臂,带着他去庆功会。







“各位!我把他请过来了!”

安托涅瓦正在整理东西,爱廖莎正在准备食物,还有许多神器使来祝贺。

“果然拜托指挥使最有用了呢,晏华都能请过来。”

“那可不!”

指挥使趾高气扬拉着晏华进庆功会,顺手拿着礼花塞他手里。

“到时候这个就麻烦你啦!”

之后指挥使溜没影了。







在庆功会开始的时候,指挥使拿了许多杯子,顺便给孩子们拿了果汁。

“今天,大人们喝酒!孩子们喝果汁!一同庆祝!”

赛斯拿来自己以前从晏华办公室拿来的珍藏红酒两瓶。
晏华脸都黑了。

指挥使给晏华使眼色,晏华就拉了礼花,一时间气氛就高涨了起来。

蛋糕分给了大家,赛斯给大人们倒酒,然而赛斯想给指挥使倒的时候呗被晏华一个眼刀吓得溜走了。

指挥使还在跟别人笑着聊天,杯子就这么抬着,指挥使刚喝一口,表情就不太对劲。







“晏华珍藏的红酒怎么有奶味?……”

其他人听到指挥使这么说,笑就绷不住了,之后就大声笑了出来,指挥使一看杯子,全是牛奶。

指挥使一脸愤怒看向身后的人,发现晏华拿着一大盒牛奶,他却喝着一杯红酒。

“你怎么这么煞风景!?太过分了!”

“你还不能喝酒。”

“那起码给我到倒果汁啊!倒牛奶算什么!当我还是小孩子吗?!”

“怎么?你以为你成年了?”

“我就是成年了!十八岁!”

“没看出来。”

“好歹是庆功会!喝一杯怎么了!”

“行,喝一杯,付一百万,外加几个月没有补给。”

“你!……算了,我认了,再来一杯……”

“自己倒。”

“……”






指挥使一脸怨念,拿过牛奶,自暴自弃喝了起来。

剩下的神器使笑着看着他们。

当开始表扬的时候,晏华给指挥使戴上了一旁准备的小王冠,之后靠着墙看着她。

所有人都给指挥使一定的鼓励后,指挥使看向身后,一脸期待等着晏华说话。

晏华叹了口气说。

“做的不错,创造了一大奇迹。”

之后指挥使起身,抱着晏华。

“你是所有人中说的最简单的,不过我很喜欢,谢谢。”

指挥使将王冠摘下,给晏华戴上。

“你就是我所认定的胜者了。”






晏华看着她,淡淡笑了一下,随后晏华感受到,右手也开始有了变化。

“你在这里好好玩,我回去工作了。”

“去吧!”







晏华关上门,靠着墙摘下手套,发现手上生成了不少的结晶。晏华戴上手套,回办公室继续做一些集中注意力的事情。

当晏华到办公室,打算锁门的时候,却被一只脚挡住了。

之后指挥使开门进来,关上门,并且锁上。

“指挥使,你要做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想确定一件事。”

“什么事?”

“晏华……你为什呢那么护着我呢?”

“这是什么问题……”

“回答就好。”






晏华为什么那么护着指挥使,他也不怎么清楚。他只是觉得,如果那孩子倒下,无法振作起来。看到她为了那些事情而烦恼的样子。

就想让她有条道路,让她有个方向。
于是他自然变成了她的方向标,给她一定的建议。
甚至让她独自承担一些事情,让她就算在没有指导的情况下,也有个办法。

但她要是因为怪物而受伤的话,绝对要亲自射杀那些东西。







“要说为什么,大概是想让你别承担太多,其实我也说不清。”

“说不清吗?”

指挥使向前,看着晏华的眼睛。

“如果说我因为你的举动,喜欢你了,我该怎么办?我应该听从你的指导吗?”

晏华愣住了。

曾经安托说过,她多次看自己和指挥使的样子,总觉得应该再靠近一点,直到牵起手。

爱廖莎占卜时说的话,他虽然不在意,但他记得。

“你也会因一个人会有思维和理智微微起了波动的时候。”






他或许知道了那是什么意思。
可当他明白的时候,或许太晚了。
他此刻的样子,根本没法时刻保证她的安全。
因为他连自己的安全都保证不了。







“你应该远离我,指挥使。”

“现在远离我,来得及,不会太晚。”

“现在就出去,什么都不要问。”

“之后再也别见我。”








晏华推指挥使出了办公室,之后锁上了门。

“晏华!你以为我救不了你吗!”

“既然我能救安托涅瓦!我也能救你!”

“我不管会以什么手段!用什么方法!”

“我即能救了这个世界!也能救了你!”

“之后我们在一块生活!到生命尽头!”







晏华站在原地听完了她说的所有。
之后坐在椅子上,弄掉手上所有的结晶。
明明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却产生了期待。






晏华一直让自己注意力集中,指挥使她却在不断收集黑核,净化,将黑核随身带着。

晏华的手臂上有了结晶,然而却很难弄掉了。
指挥使不断去建设更多的中心。
巡查更多的地方。
为的是能够寻找到一丝线索。
能够让他恢复的线索。






当指挥使搜集到许多的核心与材料的时候,一路跑回中央庭,然而安托却拉住她。

“晏华他……已经控制不住了……”

指挥使当时带来的许多材料,掉在了地上。

她麻烦安托与爱廖莎收好材料,而她跑向办公室。







“晏华!听得到吗!?”

“……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晚了吗!?”

“算是……还是别进来了,你会害怕的。”

“再忍耐一下!我能够处理好的!”

“你做的很好了……”

指挥使听不到晏华的动静了,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晏华!听得见吗!回句话啊!我求你了!”

“……枪……”

“什么?”

“……离开……这里……”

“我……现在……控制不了了……”

指挥使听到这句话后,听到了办公室里掀东西的声音,意识到不妙赶紧离开。

在她刚刚离开几百米的时候,晏华已经拿着枪,瞄准了指挥使。

指挥使回头看见,晏华他脸上有着结晶,那失了神的样子真的让她产生了绝望。

枪声响起,子弹射中了指挥使的手臂。

晏华他还存有一丝意识,没有瞄准指挥使致命的地方。
中央庭警报响起,所有人撤离。
晏华在不断射击,此刻他疯狂的样子令指挥使害怕。






好些天了,路上没有什么东西。
晏华在街上没有目标,缓慢地走着。
他脑海里没有任何目标,荷鲁斯之眼没有了神。

他脑海里只有有着女孩离开前所说的那些话。
还有那记不清的身影。

他时不时拿起枪,却又放下,他本来用来保护着某样东西的枪,此刻也是非常迷茫。







“指挥使!”

她因为保护珈儿被怪物击倒在地。
口袋里的几个黑核掉了出来,她奋力够着它们。
像是唯独的希望,绝对要抓在手里一样。

“干掉它们!”

她收起黑核,拿起小刀喊着,跟着神器使一同解决怪物。







晏华恰好看见了女孩跑过去的样子,跟脑海中幻影重合起来,他想过去,却不确定。

指挥使一时疏忽,被怪物产生的冲击波动打到在地。
眼看怪物要踩踏着她过去了。
一声枪响,击倒了怪物。

指挥使奋力起身,当看到自己身前的人,泪如泉涌。
当他转过身来,却被女孩抱住。
那生成结晶的手,没有变成尖刺刺向她。
而是揉了揉她的头,安抚着她的背。

指挥使抬起头,用手摸着他的脸,轻轻抚摸,结晶因此掉落,但没有生成。
她拿出净化后的某个黑核,让晏华拿着。
之后指挥使拿出一些核心与材料,给予更多的幻力。

晏华的记忆,犹如能量回归到他的脑海里。







指挥使看着晏华,发现结晶都渐渐落下了,眼睛也不是那无神的样子。
下一秒,晏华拿起枪,站在指挥使面前,朝那些怪物射击,神器使也跟着消灭了不少怪物。

在怪物被消灭后,指挥使被晏华扶起,晏华将黑核塞进指挥使的口袋里。

“果然……你本身就是个奇迹……”

黑核围绕着指挥使,飞上天空。

紫黑色的天空被弥补。

黑门的气息消失不见。







“现在,可以过你想要的生活了。”

评论(4)
热度(48)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