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埋掉什么东西的时候,你的一些“东西”也许随着埋掉了】——唯有花知晓

情人节时,收到的情书(晏华x女指挥使)

果然基友推荐的梗,就是好。
(我这个傻子都没想到。)

晏华的情书简单又直接,可我记得。
他就给我一个餐券,还写着等时间到了就去接你什么的,你这个情书草率过头了。
本指挥使想看真正的情书。





那天,指挥使考虑了很久,才把巧克力给送到晏华桌上。就是趁着自己交报告,晏华不在办公室的时候,悄咪咪跑过去放在一旁桌面上,用报告盖好的。

等他拿起报告,就能看到那个深粉色的绑着丝带的巧克力盒子了,里头的巧克力,她也花了不少时间去做的。

就当她以为自己小伎俩成功的时候,转身就看到晏华抱着肩看着她了。

指挥使觉得……这是她做的头一次同时是最后一次也是最糟糕的一次隐晦表白。





“别偷偷摸摸的,直接拿过来吧。”

“好……好的……”

指挥使将情报与巧克力都拿了过来,先给晏华的情报,巧克力自己藏在身后。

“总结的还算不错。”

“再怎么说被你指导总得有个进步……”

“嗯,所以你想送我什么,身后藏的?”

指挥使低下头,很久之后才将巧克力拿出来。

“本来想直接放在你桌上的……没想到你来了……这个你还收下吗?”






指挥使就没有抬起头看着他,把巧克力递给他。
意料之外的,他收下了。

“我说这几天你一直向安请教什么……原来是这个。”

“做的不好吃……”

“是吗?那给我找个医生。”

“你说话越来越令人反感了……”

“你的手艺我是没想过,但某天早餐我了解到是你做的时候,我觉得应该不会次的,我现在能尝吗?”

“……都可以。”






晏华他走向办公椅坐下,拆开了包装,看到盒子里巧克力并没有那么多,可能她考虑到他平常不怎么吃这些东西,所以做少了点。

他拿起一个尝了尝,有点过甜……

“你尝尝你自己的手艺。”

“啊……好!”

指挥使也过去拿了一个吃,她也觉得做的过甜了。

“抱歉……比例没配好……”

“不,第一次做,这样挺好了,这个我就收下了,回去工作吧。”

“一天天就知道工作……(小声)”

“你说什么?”

“我先走了。”

晏华还没拿起枪呢,指挥使就跑了。(buni)






下午的时候,指挥使从安托那里收到了东西。

“这些是晏华托付我给你的呦。”

她说完就离开了。

指挥使看了看袋子,拿出里面的东西,是一件比较素的米白色连衣裙,还有一封信。

她拆开信封,发现是高档餐厅的餐券,七点半的。
她看了看封面,上面是她最熟悉的字体。

【时间到了我去接你。】







指挥使她现在,有点方……
这是请吃饭了,如此简单直接。她还以为情书呢,白高兴一场。不过有可能部分话是要在餐厅说都有可能。

“真有钱啊……去那个餐厅……”

指挥使看着连衣裙,有些无奈。
她也就是刚刚成年,但还有学业,突然这么正经穿上这种衣服,也没办法,高档餐厅对服装应该有要求的。
指挥使一想平常晏华一身装备去餐厅该怎么办……
服务员还不得吓死……

指挥使一看时间才五点,她有足够时间准备。




换上了连衣裙,倒是挺好看的。
指挥使还考虑要不要整一下头发的发型啥的,平常散发过长,到时候不方便。
于是她拢起一部分头发绑起来,剩下部分依旧散着,这样不会看起来那么乱了。

她没有那么多装饰,只是将自己收藏起来的胸针戴上。
那是个银色的雪花。

平常指挥使有整顿好自己就开始收拾房间的习惯,这次依然如此,结果抬头一看时间,快七点了。
七点到了,门被敲了。

指挥使过去开门,一看差点愣住。

晏华他穿着黑色西服,穿着深色风衣,围着灰色围巾就过来了,她想象过他穿西服的样子,但此刻所有的想象,就是不如现实。
可以说是非常帅气了。

“今天晚上比较冷,你最好穿件衣服再出来。”

“好嘞!”

指挥使立马跑没影了,之后穿个外套就出来了。






“餐厅不远,于是打算走着去。”

“走着去很好啊!可以多聊一会儿啊!”

指挥使决定大胆一些,跑过去直接抱住晏华的左臂,他没想到他会允许这种行为,但他手揣衣兜了说明他允许这个行为了。

指挥使暗自开心。

不过没毛病的是,今天晚上确实很冷。
一阵冷风过来,指挥使不由得打颤,还好旁边有人,不然太冷了。

“还是很冷吧……等我……”

指挥使看着他去商店,应该给自己买围巾了吧。
晏华买了个白色的围巾,但他没有给指挥使,只是将他的围巾摘下,给指挥使戴上,他却戴上了白色围巾。

(内心:不带这么撩人的!)

“我戴过的会暖和一点。”

“谢谢!”

“穿裙子是委屈你了。”

“哪有,我很喜欢这裙子的!走吧,在原地呆着更冷!”


他是牵着指挥使的手走的。
他的手很大,似乎这手揽过腰,再放在自己的腰上,几乎自己快一半的腰,被他一只手盖住。
温暖的大手,她自己从来没有尝试握住他的手。
这次才感受到这种温暖。

到了餐厅,我们被请到二层,我先到的位置,晏华随后跟上的,刚刚坐在那里,服务员就拿来一瓶红酒。
然而随后就给指挥使拿了果茶。

“你还是这么煞风景……我明明成年了!”

“成年不代表你就能喝酒了。”

“这次我不生气……毕竟没有上次你给我的牛奶过分……”

晏华将菜单递给我,一看价格,有点害怕……

“放心……有餐券的,都是半价。”

“这么优惠那我就放肆一点了!”

指挥使的放肆,也就点了两个……
晏华无奈,只能他点一些更好的,之后让服务员准备去了。二层看外面风景最好,中间就是钢琴与小提琴的演奏地点。

悠扬的乐曲令指挥使非常放松。
晏华则在考虑一些事情,但看到指挥使的样子,笑了一下,之后将口袋里的东西自己拿出来看了看,之后再看了看指挥使,之后觉得很配,果然小姑娘就应该这样。

服务员端着前菜上来。
当服务员离开时,指挥使看着晏华。

“可以吃了吗?”

“当然。”

沙拉,前菜清口是不错的。






两人边吃饭还再讨论一些事务,指挥使开玩笑说。

“如果今天有怪物怎么办?”

“没有这种可能……”

“如果嘛!”

“没有如果。”

“……算了我自讨没趣。”

指挥使戳着盘里的鳕鱼,像是戳着对面的人。







饭后甜点,指挥使吃的是布丁,她给晏华点的也是布丁,他无奈,将布丁给了她。

“你送的巧克力的谢礼我还没有给。”

“那种东西不必要谢礼了……”

“再怎么说巧克力是你亲自做的。”





晏华看着指挥使,指挥使因此也认真起来。

“我本来想将这段话写在信封里,但觉得还是我此刻说最好,这样也能知道你的态度。”

“吃了你的巧克力后,我才了解到你的心情。”

“原来对恋爱这种事持有着一份甜蜜。”

“但要了解,你跟我如果相爱的话。”

“绝对不是有着那种轰轰烈烈爱情的人。”

“是细水长流,因为你我注定不是拥有那种爱情的人。”

“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爱着你的那种方式。”

“如果你能接受我爱着你的这种方式。”

“那么我们就尝试着在一起吧。”

“之后共度一生。”





指挥使愣住了,这是她意料之外的。

“如果你接受了,就将手,放在我的手上面,我好带着你度过以后的时光。”

这句话,指挥使听这句话差点哭了。
她将手伸过去,她可以将自己的信任给予他。
可以将自己的一颗真心交给他。
共度属于他们的一生。

指挥使最终将手放在他的手上面。

“晏华也真是……这跟求婚有什么两样……”

“表白是求婚的第一步。”

“怕了你了!”

晏华走过去,将口袋里的项链拿出来。

“就知道你平常没有什么首饰。”

晏华将那心形蓝宝石白金项链给指挥使戴上。

“好看!我很喜欢!”

指挥使感受着来自爱人的身后拥抱。



指挥使她收到的谢礼就是项链,晏华与他的一生。

评论(8)
热度(80)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