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被“神灵”血染,让某个妖突然意识到,好像真的有什么已经失去了。

《山间四时景象》4

大天狗说,饭点到了,茨木立刻把笔放下跑大天狗跟前。

“吾终于能吃饭了!”

之后茨木快速飞了出去,连肉眼看不见他的身影。
大天狗揉了揉太阳穴。

“瞧把这孩子饿的……”




当然,茨木来这里不能丢脸,所以跟着大天狗去吃饭的时候还是很稳重的。
但是茨木大老远就闻到香味了,有些按耐不住。

大天狗笑笑,说:“马上就到,到了之后,你想吃什么,就跟我说,我帮你去拿。”

茨木说:“那就麻烦领主大人了!”

到了主庭院中最大的房间,几位资历深的天狗与大天狗一起吃饭,茨木作为大江山贵客,被大天狗带来到这里吃饭,这下子,真不好意思让大天狗给他拿好吃的了。

“领主……没说有这么多妖……”

“别在意,来了这里就放松些,他们又不会把你吃了。”

“是不会把吾吃了……但会……”

“怎么?”

“压力会很大啊……汝也知道,大江山跟爱宕山的关系一般,平常大江山有些不自量力的妖会来这里捣乱,这些事吾都知道。这样会对吾有些偏见吧……”

“放心,不会的,他们自从听说你是来修炼并且是帮我不少忙后,他们就很想见你,毕竟你所审阅的卷轴,他们也看见了,赞不绝口。”

“这么夸张吗……这不很容易吗?”

“那是因为你有自然形成的良好作为,我们没有。”

“到时候吾该说话吗?”

“你低头吃饭就行了。”





大天狗带着茨木入了房间,天狗们等了一会的样子,大天狗把茨木安排在自己旁边坐下,之后大天狗先拿一些寿司给茨木先吃。

“不够跟我说,先吃,饿了很久了吧。”

“谢谢领主大人。”

众天狗等到大天狗开始动筷子的时候才开始吃,茨木也是如此。

“茨木童子,久仰大名。”

茨木仿佛没有听见,继续吃东西。大天狗一时无奈,暗地拍了茨木一下,发现茨木微微抬头看他,他的脸上写满了紧张。

眼神交流环节自动翻译:

【茨木,怎么不说话了?】

【汝不是说低头吃饭就行吗?】

【适当说话总得说啊!】

【吾也想说啊!可是话到嘴边说不出了……】

【紧张什么?他们是什么地位?你何必怕呢?】

【吾只是……】

【该说话得说,放心,有些难题我会帮你的,别太死板,知道没?】

【恩……】

眼神交流结束。





茨木振作起来,回了一句。

“吾只是小辈,鬼王酒吞才是最有威望的。”

“不愧是被称为“忠诚的鬼将”的茨木,无论在何处都是对鬼王忠心耿耿。”

“吾只是跟随鬼王的心愿而努力罢了。”

“是吗?怪不得能力那么厉害,原来有了寄托。”

“茨木,别听他的,这可不仅仅是依靠寄托能变成这样的,对吧?”

“领主大人说的很对。”

“好了,都吃饭吧,有问题还在私下去问,现在也不是主谈这些事情的时候。”





大天狗给茨木解了围,终于可以安心吃顿饭。

说真的,茨木喜欢这里的伙食,不然也不会看着大天狗麻烦让人家拿。
大天狗也没让他们准备太多,结果准备少了。
也对……平常呆在大江山的茨木,不管是处理事物还是征战都很费精力与体力,吃的自然要多一些。
算了,到时候吃点心叫他们准备多点好了。

平常在大江山里的茨木……也会这么直勾勾盯着某些人看吗……确实有点受不住……
似乎理解酒吞的感受了。





午饭过后,茨木跟在大天狗身后。

“午饭还合口吗?”

“当然!就是少了点……”

“抱歉没有考虑到你的情况,准备少了。”

“这有啥的,道什么歉,是吾胃口大了。”

“没事,我了解到茨木喜欢吃点心,这个准备的多些。”

“真的吗!?那吾不客气了!”

“客气什么,都是朋友。”




茨木虽然厉害,但平常与之相处起来,还觉得他是个孩子……当然这表现在某些事情上。
能跟小天狗一起毫无违和感地吃起甜点的,也就他了。
跟孩子相处这么自然的也就茨木了。

茨木的白发是孩子们最喜欢的,许多孩子抱着茨木的白发,然而茨木无奈,只是说了别太用力拽头发。
之后茨木的头发光荣的成为了孩子们的被子……
也是,茨木坐在地上,头发都可以铺在地上,头发已经到了膝盖,期间有过修剪,然而还是长成这个样子。

曾经有妖说过,茨木的头发,有一次他全给剪掉了,不知道因为什么。
据说是某次征战带来的打击,那时候茨木太年轻了,导致中了圈套,导致损失过大。
可能茨木想蜕变一次,以头发做某种宣誓。

大天狗觉得茨木的头发这么长挺好,说明他没那么多所担心的事情,突然剪掉了,绝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下午,大天狗与茨木对抗。

茨木换上了铠甲,大天狗戴上了面具。就跟以前茨木那时求草药的场景差不多。

“吾为了不会伤到训练场众妖与物品,特意开了结界。这回可以认真地对决了。”

“真是有心,我也不能亏待。”

大天狗拿好领扇,停在空中。
茨木将黑焰击打在地上,黑紫色的火焰蔓延全场。

开始的那一刻,茨木凝聚出许多黑焰围在身边,大天狗则对着茨木用领扇一扇,一股以风形成的攻击攻向茨木,茨木对着那个攻击扔过去一个黑焰。

攻击强制抵消。

茨木将一些黑焰召集在自己面前,之后以不同的方向攻击大天狗。大天狗在上空用风袭抵抗,部分的黑焰,大天狗只能用钢羽击破。

茨木不想这样下去了,直接让剩下的黑焰直接攻向大天狗,大天狗最终挥动羽翼,挥动形成的巨大风流形成风暴,融合钢羽去抵抗更多的攻击。

然而茨木也就趁大天狗用完羽刃暴风的时候,看着大天狗到了他地狱之手发挥的范围,直接蹲下召唤地狱之手,抓住了大天狗。





“领主大人被吾抓到了呢。”

“茨木的方式是很好,但是……”

茨木预感到不妙,立刻转向身后,发现钢羽都对准了他,他刚想召唤黑焰去攻击,结果还是它们快了一步,一根钢羽划过了茨木的脸,瞬间就流出血了。

血的味道令茨木有些疯狂,他操控火场,令那些钢羽被火烧净,当他想再次转身的时候,被大天狗抓住,领扇抵住了茨木的脖子,大天狗的羽翼抚过了茨木的脸颊,茨木叹口气。

“吾输了……”

“先别说输赢,过来,我给你处理伤口。”





茨木被大天狗带走了,在屋内,大天狗找到了一片绿叶,直接给茨木敷上。

“这是……”

“这叶子又可以治疗小伤口,又可以将伤疤愈合好。”

“这么好用!”

“等会儿你就可以摘下了。”

茨木坐下没一会儿,大天狗就将茨木脸上的叶子摘下来了,他看了看茨木的脸。

“好了,伤没了。”

“先不说伤了!领主真的很厉害啊!”

“只是些技巧罢了。”

“这技巧有用啊!”

“你要想学到时候我可以教你。”

“那太好了!”






茨木跟大天狗聊了许多的关于征战的事情,大天狗也跟他讲了许多他平常在山上的事情。

大天狗唯一担心的是,他是否能控制他自己的力量。

因为他是不想伤到茨木的,结果自己控制的钢羽却划伤了茨木的脸。

他担心他的力量迟早有一天控制不住。

评论
热度(24)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