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被“神灵”血染,让某个妖突然意识到,好像真的有什么已经失去了。

弱点

以“你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开头以“你是我唯一的弱点”结尾。
小短篇一个。




“你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快斗依旧不知道为什么在临走时,明明新一给快斗系领带呢,突然态度来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新一突然拉紧了领带,差点以为自己要窒息,之后他问他这个问题。他更不知道,他为什么有些慌张,感觉自己真的隐瞒了什么一样。

“你说谎。”

“没……没有!”

“看看你那不自然的样子,还说没有?”

“那也是……被你勒的……”

新一才注意到自己还在拽着他的领带,一脸抱歉地给快斗系好领带,之后继续看着快斗的眼睛。

快斗表示这么被盯着看,还是很慌的。

他甚至想了自己是不是哪里惹到他不开心了。
比如往咖啡加糖,某次看他工作太晚特意做了加了料的点心,结果让他睡到第二天中午。规定他一个月只能看几本新书。因为只要一买新书,他绝对要一直看,把它看完为止,不管多厚,并且还要总结。这也没办法,快斗实在忍受不了新一那股劲头,也没办法剥夺,就只能下这个命令。





话说,快斗还真的瞒着新一一些事情。
上次两人在天台,新一等着快斗检查完宝石呆在不远处,而他还在对着月光检查宝石的真身。

然而快斗不经意的抬头,看到那楼顶还闪着异常的光。
第一反应就是冲向新一,两人一起倒在地上,但那枪声,新一听了个真切。

新一因害怕睁大了眼睛,之后快斗将他扶起来。

“没受伤吧!?”

“不要管我!你呢名侦探?”

“我被你保护了怎么可能有事?”

“那就好了。”






快斗宝石扔向他后,自己先走了。

“不是我想要的宝石,就麻烦名侦探还回去啦!”

新一因多次见过那些案件,早已经对红色的血见怪不怪了,可就算快斗跑得再快,那白色身影肩上的一片红,就算他已经掩藏地很好了,可还是被他看见了。

怪不得,他一拉自己起来的时候,站在月光下,先说的话,是枪声太大了吗?为什么他没有听见他在被击中时疼痛的发出任何声音呢?

【因为你不想让他因你而受伤,自然也忽略了任何他受伤的信息,就连肩上的红,你都下意识认为那是他玩玫瑰把戏没收拾好而残留下来的红玫瑰花瓣】

那几天,快斗依旧活泼阳光,新一都没看出来他受伤,直到那次抚上快斗的肩时,看到他不自然皱起的眉与倒吸一口气。

那时候他才意识到他受伤了,就因为他保护他。




当快斗反应过来的时候,新一已经瞪着半月眼,将手放在快斗的肩上了。
过了几秒钟之后,快斗才意识到他伤口的疼。
当时疼得快驾驭不住自己的扑克脸了。于是快斗就靠着沙发用帽子挡着脸。

新一走过去,用手移开他的帽子。
四目相对,之后快斗先输的。

“为什么一直瞒着呢?……不对……是我的错,我发现太晚了……”

“怎么会!是我一直没有告诉你……让你担心了。”

过了一段时间后,两人却一起笑了。
笑过之后,快斗握住新一的手,在上面轻轻一吻。

“真不知道我们此刻想的是不是一样?”

“一起说?”




“【你是我唯一的弱点】”

评论
热度(27)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