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被“神灵”血染,让某个妖突然意识到,好像真的有什么已经失去了。

爱的权利

杰园(我喜欢叫这对结缘)



艾玛在杰克的帮助下打开了密码门,杰克向艾玛摆摆手,在杰克转身的时候,她跑了过去,拉住了杰克的衣袖。

“你不走,我这一局就结束不了啊。”

杰克用正常的那只手拍了拍艾玛的背。
她留下了涂鸦板,之后才走向大门,回头看了一眼后,才离开。




杰克拿着艾玛留下的涂鸦板,回到了阴冷的庄园。

杰克坐到座位上,看着画板,是她的卡通模样,但是背面附上字了。

【先生,如果你失败了,会怎么样呢?】

会怎么样……

当然是接受来自“主”的惩罚了……
消去我们重要的记忆,给我们一定的折磨。
说监管者像恶魔,我看他才是最恶魔的那一个。
监管者偶尔要经受改造,身心都遭受不同程度的折磨。

我到是记得,厂长说过原先庄园还是很漂亮的。
可现在不行了,黑暗,潮湿,不是以前的庄园了。
要不是厂长为了女儿,建了一个大花园,也许这个庄园连一丝生气都没有。
对了,现在厂长已经忘记他为什么要建那个花园了。
甚至要忘记他女儿的样子了,明明她女儿还记得他呢。

每次看到厂长拿着笔却写不下一个字的时候,我似乎能体会到他的心情。

那是身为一个父亲的无奈与痛苦。
我们唯一庆幸的是,丫头他很活泼开朗,没有变得自卑。我们现在是不希望她伤心了。

毕竟我们是为了那个丫头而努力着。
她要好好的,我们就放心了。

也许现在才知道,如果真的爱一个人,你就不求那个人要具有什么样的条件了。你就希望那个人好好的,别伤心别出事,做好自己。

如果我失败了,我绝对要赢回来,为的是不能忘记我们心中那些重要的。

求生者为了得到重要的东西而来,监管者为了守护重要的东西而去。







于是杰克把这些写下来,之后在明天的游戏碰到了艾玛的时候,他亲自将涂鸦板给了艾玛。
她抱着涂鸦板,被杰克送到地窖。








艾玛看了杰克写的内容,不由自主的哭了。
曾经她自己看到他的父亲带着她的玩偶的时候,就心里很酸,即使这样,他还得躲避他父亲的追击。
因为他的父亲记不住她。
即使他的父亲老是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珍宝。

对于监管者。
要么平局,要么三死。
不然监管者迟早变成真正的怪物。
这对求生者又不公平了,他们不也是有着目标的吗?
创造这一切不公平的“主”啊,你到底是谁……

艾玛起身去花园打理,她细心照顾的花,终于也给了她回报,它们都很娇艳。

杰克在红教堂巡逻时,发现了一把手杖。
他碰到那把手杖的时候,杰克觉得自己心终于跳动地像个人类,即使就那一瞬间。

杰克还是把那手杖带了回去,只是后来才了解到,原来那个手杖,是新郎留下来的。新娘的誓词,在红教堂真的听不到啊……还是说没找到呢?

园丁在花园摘下一些玫瑰花,小心翼翼去掉了刺,整理好后就抱着玫瑰赶紧往庄园跑。
他想将这些玫瑰送给那些监管者们一人一朵,并且庄园花瓶里的也该换换了。

回去的路上艾玛就碰到了杰克。

两位的心跳都不由得提上来了。

杰克对这种感觉有些陌生,在艾玛靠近的时候,心跳加剧。







“你就想这样脏兮兮地去见每一个人吗?到时候好让你父亲说我一顿?”

杰克拿出手帕擦掉艾玛脸上的水与泥土。

“这不太开心了嘛!你很幸运哦!这是新摘的玫瑰,先生可否蹲下来?我好给你别上。”

杰克单膝下跪,她拿一朵带着露珠的花就给他别在西装上了,装饰好后才发现他身后的手杖。

“先生有一把手杖啊。”

“刚刚找到的。”

“不好看,配不上像先生这样的人。”

于是艾玛拿下手杖,拿出口袋中的丝带,取几朵玫瑰,打个蝴蝶结绑在上面。
艾玛亲手给杰克戴上手杖,之后发现手杖有些许红光,之后就没有什么异样了。

“这样就好了呦!”

杰克站起来看了看别上的手杖,心跳又不稳定了。
对自己的表现有些不知所措的杰克,最后摘下帽子鞠躬感谢后就匆匆离开了。

艾玛哼着小曲就去庄园了。

杰克看着艾玛走远后想的事情也有些多了。

其实他们的故事应该是一个绅士与园丁的爱情故事。
园丁小姐日思夜想的“稻草人先生”终于在现实中存在。
两人一见钟情。
结下了缘分。

可现在,让她生活在压抑的地方,还得经受游戏折磨。
有时他真的想问凭什么。
凭什么我一定要亲手了结我心爱的姑娘?
凭什么让一个父亲去了结他亲爱的女儿?
我们凭什么要听庄园主的?活成一个个怪物?
我们是有着把柄被庄园主抓着吧?不然怎么能变成这样?一点尊严都没有呢?

杰克看了看左手的刀械,那是他打倒求生者的利器。
但曾经这利器被艾玛握住,当然是提前绑上绷带。
……好像,这是初遇……
为什么她不怕我呢?
想不起来了……





杰克突然头痛,靠着墙渐渐滑落,坐在了地上,左手利刃狠狠抓着地,划出一道道痕迹,右手扶着头,之后磕在墙上,礼帽因动作而掉下,额头全是冷汗。

脑海里全是记忆,然而有些渐渐变得空白。
明白这是什么情况的杰克瞪大了红色的眼镜。
“主”在删除我的记忆!

“你违反了规定!我什么都没做错!停下!”

“你这个恶魔!停下!凭什么删除记忆!”

【自己想起的记忆,当然要删除。】

【不然我为什么允许你们记日记呢?】

【怪物没有情感,只有通过别人才能感受到。】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希望你与其他人都能理解。】








删除记忆后,杰克不由得流了泪,眼神空洞,失去了信仰一样。他看着周围,再看看自己身上与身后的玫瑰。

“……谁为我别上的……”

杰克捡起帽子,戴好后漫无目的走。
他隐藏了自己,看着那更换花瓶中花朵的那个姑娘。
一种莫名的亲切,还有陌生。

“稻草人先生,不用躲了,进来吧。”

杰克听到她说话,有些诧异。

“怎么?不进来吗?”

她转过身,抱着玫瑰,用绿色的眼睛看着自己。

“在叫我吗?”

“不然呢?除了杰克先生你在那里,还有人吗?”

“你认识我的吗?”

她愣住了,之后放下玫瑰,转了过去。
之后转过身来面对杰克,对他微笑。

“先生可能是遗忘了什么东西,艾玛带你去找找吧!”






艾玛为杰克的左手利刃绑上绷带,之后拉着一只利刃带着杰克走。

“其实你也可以握着我那只正常的手的。”

“在我眼里杰克先生很正常了呦,握哪里都一样的。”

这辈子被小姑娘的话与笑撩脸红了真不是什么好事。

艾玛带着杰克去了花园。

“这些都是你种的吗?”

“是的呦!我很厉害吧!我可是园丁!”

艾玛看向花园的稻草人先生,跑过去为它打理。

“这是?”

“稻草人先生,我的最爱。”

园丁小心翼翼为稻草人打扮。

“我很喜欢对我喜欢的人或事物细心打扮。”

“那些人真的是很有福气了。”

“其实先生你就很有福气,你那一身就是爱你的人为你做的,就连花朵那些小细节都是她做的。”

“小姐别开玩笑……怎么会有人爱上我呢?”

“每个人都有被爱的权利,不能因为自己某些地方不足而放弃这被爱的权利,像我,从来就没有放弃过。”

“小姐真的很厉害呢。”

“然而我爱着的那个人虽然非常绅士,但他也很残酷。”

“为什么?”

“因为他会偶尔忘掉我,他的记忆被人控制,即使这样,我也从未放弃,我依旧会送上我的真心,而他也因为这样,才会记得我。”

园丁小姐转向杰克,向他伸出手。






“我的稻草人先生,还记得深爱着你的小姑娘吗?”

杰克愣住了,在他耳旁,重复着的,只有这句话,世界都是安静的,现在只有她的话语响彻心间。
眼里,也只有那就算天气再阴霾再不好,也挡不住的阳光笑容。

一瞬间,他差点以为这片玫瑰花海是向日葵花海。
而那些向日葵都向她开放,她就是它们的太阳。

心跳又控制不住了。
难道她就是自己心中不断种下温暖的那个人吗?

“我曾经许过愿望,希望我的稻草人先生在现实中真正存在。”

“这个愿望实现了。”







杰克一步一步向前走,之后轻轻揽住了那个姑娘。

“我不求我的爱人她怎么样,她只要开心健康就好。”

“你做到了。”

杰克单膝下跪,将脸埋在她的肩膀上。

艾玛环住他的肩,杰克搂着她的腰,抚着她的头。

“你这么好,我还要求你什么……”

“杰克先生终于记起我了~”

“以后你会经历比这还要糟糕的,你真的不后悔吗?”

“我从不放弃这个被你爱着和爱着你的权利。”





杰克看着怀里的姑娘,摘下一朵玫瑰,去掉刺,为她别在帽子上,之后轻轻吻在她的额头上。

“我也不会放弃被你爱着和爱着你的权利的。”

评论(6)
热度(54)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