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被“神灵”血染,让某个妖突然意识到,好像真的有什么已经失去了。

八音盒

这里第一次在乐乎发文


一来就发这么甜的文真的好吗?


把贴吧的文稍稍改一下。


(源自我的小说里的情节)


盲人伏见,音乐家宗像


伏见以前最重要的东西,是一个八音盒。


那可是父母最后给他的礼物了。


那么现在呢?


是宗像礼司和八音盒。



伏见有一双非常漂亮的蓝色眼睛。


但因为失明,变得黯淡无光。


伏见已经失明了好几年了,失明是因为什么,他本人都不知道。


但因为失明,自己的听觉比别人强了许多。


他每天都拿着八音盒,何时何地都拿着,不让它与自己分开。


八音盒的音乐,喜悦中带着忧伤。


伏见早已熟悉这音律。


现在,他的朋友一直与别人一起照顾他。


但是他不喜欢被照顾的感觉。


“不就是双眼看不见了吗?那我也能比那些看得见的人活的要舒服!”


的确,最起码不用看那些人虚伪的嘴脸啊。


直到遇见了他……


那个给伏见生活带来一丝色彩的人……


那个人叫宗像礼司……


怎么认识的呢?


是有一次伏见回家的时候,因为回家回的有点晚,所以没有过去平常汽车或者大声说话的声音,但是伏见听到他以前回家从来没听到的钢琴声,因为听力比别人强,再加上导盲棍的摸索,最终到了一个地方。


是一个音乐教室,专门教钢琴的。


伏见推开了门,门上铃铛的响声提醒正在弹钢琴的人有客人来了。


宗像看了过去,看到导盲棍立马走过去搀着伏见坐下。




宗像:“抱歉,能问问你为什么来这里吗?因为这个时间我不教学生。”


伏见:“我只是来听你弹钢琴的,我很喜欢这音律。”


伏见把导盲棍放在一边,转动八音盒。


宗像一听到这八音盒的音乐立马了解伏见来这里的原因。


因为宗像刚刚弹得乐章,跟伏见的八音盒发出的音律,是一致的。


同时也很敬佩伏见的听力。


宗像:”我能问问你叫什么名字吗?“


伏见:”我叫伏见猿比古。“


宗像:”伏见猿比古?那么以后能叫你猿比古吗?“


伏见:”你随意。能不能告诉我您的名字?“


宗像:”我叫宗像礼司,以后叫我礼司就好了。“




宗像:”那么,猿比古,以后能陪我一起来这里吗?“


伏见:”啊?为什么呢?“


宗像:”因为你的听力非常厉害,我只是刚刚开始弹你就听出来了乐章,我3年以后要参加一个比赛,我希望你能当我的指导员。“


伏见:”是这样啊,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过来有点麻烦。“


宗像:”那么你家住在哪里呢?“


伏见:”就是附近这小区,我住在C栋11楼1103.“


宗像:”那么我每次亲自接你之后送你回去呢?“


伏见:”可以啊。“


宗像:”现在可以听我弹钢琴吗?“


伏见:”当然可以啊,我很想听礼司弹钢琴呢。”


之后伏见担当起了指导员这一个职务。




伏见因为八音盒的原因,对音乐也很喜欢。


刚开始伏见是被宗像牵着他去音乐教室,听宗像弹钢琴。


伏见经过了宗像的同意,可以用手去摸宗像的脸,之后了解大概的长相。


伏见听了一个正确的钢琴乐章。


之后伏见听宗像弹的,越听越喜欢。


伏见虽然看不见,但也能知道他有多么多么认真。


宗像礼司弹着钢琴看着伏见认真听的样子,温柔的笑了。


自己很需要这种人呢。




过了几天去向伏见告白了,伏见当时有点慌乱的表情真的非常可爱。


伏见也一脸别扭的接受了。


伏见:“既然你说你喜欢我的话,那么就不要后悔哦~”


宗像:“当然不后悔。”


之后宗像给了伏见备用钥匙,说是万一自己没带钥匙可以用伏见的。


伏见就把钥匙拴在自己的导盲棍上。




过了几天不用牵了,先到音乐室等着宗像。


之后宗像气喘吁吁的过来看到伏见在椅子上赶紧过去抱住了伏见。


宗像:“伏见?没事吧?”


伏见:“没事啊?怎么了礼司?”


宗像:“先去你家找得你,结果没找到,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呢,没想到你先来了。”


伏见:“因为我想当你每天的第一位听众,我不希望礼司每一天弹得钢琴音乐被别人先享受。”




宗像现在哭笑不得,伏见太可爱了,看来自己有这么可爱的恋人并且还是自己的指导员,自己真的赚了。


伏见:“我可是每天的第一位听众,那么,现在,伟大的音乐家,能为我弹一次钢琴吗?”


你弹出的乐章,我可都记着呢。


宗像:“我亲爱的听众,能为你弹一次钢琴,是我的荣幸啊。”


伏见:“哈哈好了礼司不开玩笑了,弹吧。”


宗像坐下开始弹钢琴,弹了大约2分钟伏见插话了。


伏见:“哎哎,礼司,错了一个呢。”


宗像:“哎?我看看……真的错了一个呢,抱歉。”


伏见:“没关系,记住就好了礼司,继续吧。”


我们这样坚持了几年呢?


我想,好多年了吧~


我分不清白天与夜晚,一直都是你照顾我。


你就是我的时钟。


我分不清回家的路了,一直都是你牵着我回家。


你就是我的方向标。


你在排练,有哪些地方出错了,我给你指出来。


我是你的指导员。


你每次因为要演出有点劳累,我每次撒谎说我有点累,让你跟我一起休息。


我是你的小麻烦。


我们这么一直过下去,多好啊~


每天都这么过下去,一点都不觉得烦呢~




但是你,却离开了我……


因为他们在带你去比赛的路上遇到了车祸?


我恨不得让那司机去死。


他开的车死的应该是他,为什么是你啊?


如果司机死了能改变你回不来的这个事实吗?


如果能改变,我一定会拼尽全力让那司机下十八层地狱。




等得知你已经回不来的时候,你已经离开了我5天以上。


抱歉,因为你不在,我又忘记了时间。


好在你已经设置了钟来随时提醒我。


但是我没有听……


我一直抱着八音盒等你回来……


之后我们在这么过下去……


你是台上光鲜亮丽的人,我是台下默默支持你的人……


但是我明明买好了票坐在那里等你再次出演……


你却没有来……


他们说你在一个安宁的地方,据说那里有最天然的音乐。


我疯狂的向周围打听。


原来是我家附近的那片小森林。


有河流的声音,有小鸟的声音,有风吹树叶的声音。


他们说你早就看中了这一片地方。


我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


我抱着八音盒,拿着导盲棍……


到了那森林的河边……却无助的喊了出来……


“你不在!我哪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啊!你不在!白天和黑夜有什么区别啊!”


我抱着八音盒,慢慢坐到地上……


“……光有听众有什么用啊……”


我因为太累了,睡着了……


在一个很神奇的地方,我能看见世界了。


最重要的是,我看到了你,礼司。


原来你是那么的帅气呢,果然靠手摸的话还是有点差距。


宗像:“猿比古,看够了吗?”


伏见“……切……我……我才没有看你呢!“


宗像:“啊拉,猿比古好扫兴呢,有没有乖乖睡觉吃饭?”


伏见“真是的……你好像妈妈……我有……”


宗像:“骗人呢,明明没有,我都看出来了。”


伏见:“切……您视力真好……”


宗像哭笑不得,无奈的抱住了猿比古。


宗像:“好啦,我知道你在生我气,但是没办法啊,我回不到你的身边。”


伏见听到这里稍稍推开宗像,看着宗像说。


伏见:“谁说的,只要我睡觉每天梦到你,我们就可以继续聊天了。”


宗像:“猿比古有时候真的很可爱呢。”


宗像笑着说顺便用食指划了一下伏见的脸。


伏见:“才……才没有呢!“


宗像:“好啦,我就在河边的大树下,我曾经让他们不要把我埋得太深,你应该能够找到,对了,千万别怪那司机啊,毕竟主要责任人不是他呢。”


伏见:“你要走了吗?”


宗像:“你认为我会走,我就会走。你认为我不会走,我就不会走。”


第二天早上。


伏见醒来了,记住了礼司的话,用导盲棍去找大树。


找到之后用手碰了碰土地,碰到了一个地方及其松软。


伏见用手挖开了土。


碰到了一个盒子。


那是骨灰盒。


伏见小心翼翼的把骨灰盒拿出来。


伏见:“我找到你了,以后弹钢琴只给我一个人听。”


伏见把骨灰盒打开,放到了自己的八音盒里面。


伏见抱着八音盒说。


伏见:“谁都离不开我了。”


伏见把骨灰盒重新放回去。


抱着八音盒,拿着导盲棍到了河边。


伏见:“呐,礼司,天堂有钢琴吗?告诉你就算有也不要弹哦,绝对绝对不要弹哦!最起码等我来了跟你会合再弹!他们买票了我不管!你就得等我!白天凭空想象弹弹琴,晚上跟我聊天,聊天不够30分钟你不许离开我!礼司你一定要记住啊!”


伏见眨了眨那双看不见的眼睛。


眼睛里出现了期待。


宗像:“恩,铭记在心!我等你哦。”


伏见笑着哭了,泪都滴在八音盒上。


之后伏见让八音盒响起来。


宗像跟伏见站在一起。


风吹着他俩。




“【我是最幸福的,因为我遇见了你】”




是bad--end还是happy--end呢?


看完之后你们自己定下你们认为本文是什么结局吧。



评论(5)
热度(21)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