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埋掉什么东西的时候,你的一些“东西”也许随着埋掉了】——唯有花知晓

《铃声的指引》

据说产粮可有ssr……那我就产呗反正没啥坏处是不是?

许愿要茨木小天使好让我朋友画画你的样子……

整篇文很甜又很萌,放心使用。

私心一下当茨木阿妈好了qwq法则当阿爸qwq

我跟法则一起接力写文qwq跟男生合作真好2333333

 

Shadow魔影法则:

茨木小天使在外是一个秒天秒地的狂怼boss的真.黑帮boss……在家是一个玩球boy,同时是一个还是很细心温柔的一个大妖怪,可能是因为寮里阿妈的指导教育而改变的。

我跟自家萤草爸爸还聊了一下茨木脚踝处的铃铛来源,她说可能是酒吞送的。这立马点燃我内心的腐女之心,于是我走到正在玩球的小天使身边,结果他站起来比我高好多……我颈椎疼真的……

 

“有什么事情吗?如果让吾陪你和女生们玩球的话这个还是免了吧,你们自己买球不要拿吾的,上次玩躲避球只是不小心把球扔到萤草,结果吾在下面几个回合先死的都是吾……都跟你们说那是风大不关吾的事啊……隔壁大天狗给隔壁阿爸凤的特效结果吹到这里管吾什么事……”茨木说着就把自己的球拿在手上炫着小宇宙,并不打算再次经历那个历史。

“心疼你……阿妈不是要玩你手上的小宇宙……只是想问问你的铃铛怎么来的还有你为啥要追随酒吞而已,还有你坐下……真的太高了,阿妈颈椎疼。”我跟茨木一起坐在树下,之后萤草带来一堆爱听故事的女生过来了。

 

Shadow魔影守则:

“要讲什么故事吗?”萤草坐下来玩弄着自己的发光不掉毛蒲公英。

“我特想听故事真的。”青行灯明显是来听茨木和酒吞的激情故事。

“听完故事之后,阿妈带我们去刷觉醒和御魂去吧!”白狼姐姐莫名激动了起来。

“对对听完去刷觉醒和御魂!”妖刀姬也这么说着。

“阿妈会带你们去的恩,到时候顺便斗技等着勾玉召唤一些帅哥给你们养眼啊~”我这么笑着看他们,果然女生们在一块更有话题说啊。

“阿妈最好了~”桃花妖与樱花妖抱着我说着。

“其实,你们不觉得吾才是重点吗,还有吾知道汝一直盯着我的球……好了给汝……”茨木一脸无奈的看着我并且把球给我。

“果然我还是喜欢球啊……好了茨木讲讲吧,铃铛的来源和你为何追随酒吞经历。”我这么拍拍茨木的胳膊,结果我才发现我拍错胳膊了,尴尬……

“不要拍了真的,下次幻化的时候或者吾需要的时候会有胳膊的……”茨木一脸无奈。

“幻化哦哦哦!下次幻化女孩子吧!”突然我就激动了。

“汝这是要把吾当女子养的节奏!好了听故事。”茨木终于炸毛了。

 

Shadow魔影法则:

在茨木还小的时候,因为自己的白发,异样眼眸和红色的角而被别人看成异物,一直是被驱赶的对象,异样的眼睛只是会在他情绪波动的时候出现而已,平常都是金色的带有希望的眼睛,但还是会被驱赶,自己小时候的生活一点也不好,每天都是流浪,看着其他孩子们玩自己却不能上前。

妖怪村庄的不远处的森林就是自己的天地,自己只能跟鸟和其他一些小动物一起玩,可能因为跟森林里呆久了,有点森林的灵气,懂得动物的心,有时候树妖还会让树精灵给茨木带来新的衣服(基本上都是长裙系列),默默在森林里修炼的自己,能力到了一定水平就突然召唤出来一个球,自己还挺纳闷,平常无非就是拍拍球,提升自己的能力,跟小动物聊聊天,在水里抓鱼烤着吃这种生活。

 

就在那一天,茨木的一生被改变。

鬼王统治了妖怪村庄,原因是妖怪村庄一直在暗地进行策反,于是直接来统治。

茨木被树精灵带到河对面,为的是保护茨木,据说鬼王为能力会下狠手。

虽然茨木并不知道为什么要逃,但是他看到河对面的树妖开始能力变弱开始跑回去,为的是保护这一片森林,自己不是没有能力。

仗着自己还小,并不高大,熟悉森林地形才会才不经意中攻击了那些随从。

结果这个消息传到鬼王酒吞那边,酒吞亲自到森林寻找。

树精灵赶紧把茨木给抬起来逃跑,鬼王对茨木来说是根本打不过的。

但酒吞身为鬼王是可以感受到妖力的强大,于是赶紧带着随从前往去捉拿。

当茨木感受到强大妖力的时候,已经晚了,被包围住了。

 

Shadow魔影守则:

“就是她,她让我们那些妖怪受伤的!”一个随从这么说着。

“大人!就是那个孩子能力强大伤了许多我们这边的妖怪!”

“不会让你们伤害茨木的!”树精灵把茨木围在中间。

“茨木?原来你叫茨木是吗?”酒吞这么看着那个白发的妖精。

可能对于他来说,妖精来形容她的话,最合适不过。

“汝就是鬼王酒吞童子吧……”茨木眼睛开始变化,并准备好了战斗,直接呼对方全称这个可是连能力高的妖怪都不敢这么做的。

“没想到你会知道我呢,是树精灵讲给你的吧,一个女生战斗力会这么强呢,真是少见啊。”酒吞看着茨木说着。

“……竟然认为吾是女生……?”茨木压低了声音说着。

“你穿成那个样子,外加长相清秀谁都会认为是女生啊。”随从这么说着。

“真应该治治汝的眼睛……”茨木直接扔球击伤那个妖怪。

“你们这帮废物连男女都分不清吗!?”酒吞对着随从说着。

“闭嘴啊!汝不也那么认为了吗!?”茨木说出了随从的心声。

随从都被茨木的话语给吓住了,没有妖怪会这么对着鬼王这么说话的。

但是茨木也没说错啥啊……搞得整个场面都可尴尬了……

 

“咳咳……茨木可否愿意当我的得力助手呢?”酒吞觉得茨木能力不错,培养培养可以是成为自己的强力帮手。

“伤我森林吾凭什么跟汝……”茨木用没有退化的妖眼死死盯着酒吞。

“我没有下达过这样的命令啊……是不是你们又仗着我的名号做些不好的事了!”酒吞突然意识到另一种可能,于是开始看向随从。

“大人,不是我们做的啊!”随从一个个都慌了。

“满嘴瞎话!昨天不就是你们伤了树妖吗?!”茨木狠狠的瞪着他们。

“我就知道让你们出去没好事!来人,把他们关起来!”鬼王的得力帮手把这些妖怪给带走了。

 

Shadow魔影法则:

“茨木,可否愿意跟我一起走,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呢?”酒吞走到茨木跟前,伸出手。

“啊……但是吾……”茨木回头看看树精灵。

“没事的茨木,去强化自己吧。”树精灵让茨木去开开眼界。

茨木的眼睛变回正常样子,把自己的小手搭在酒吞的手上,之后茨木被酒吞牵走了,而森林里的一切生物都在跟茨木告别。

 

茨木,一定要好好修炼强化自己啊。

森林的所有妖怪这么想着。

 

在宫殿里,茨木一直是所有妖眼中的宝石,能力强大,可不人人都窥视。

酒吞思考了一下,眼神打量了茨木一下,这身衣服太弱气,长裙有误解的地方,于是决定把宫殿中存的最小的一套衣服拿了出来让茨木自己换上。

茨木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酒吞眼睛都直了。

Woc这身衣服在他身上怎么这么可爱……果然小孩子怎样都很可爱是吧……

“嗯?!好可爱的孩子!”三尾狐突然跑到孩子面前把孩子抱起来好好看看。

然而茨木一直处于当机状态。

“给你三秒把他放下!”酒吞表示我还没看够。

“啧,瞧你,有好东西也不给大家分享一下。”三尾狐把茨木放下来。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分享……”酒吞把茨木放在略宽的座位把手上。

然而茨木一直跟鬼葫芦玩的不亦乐乎,鬼葫芦好像也是特别喜欢茨木的感觉,于是鬼葫芦一直舔着茨木的手。

“鬼葫芦,收起你的撒欢行为……”酒吞一个眼刀过去。

于是鬼葫芦特别无奈的停止行为,茨木也只能摸摸他安慰。

“相比主人,果然茨木比较好。”鬼葫芦的内心。

“这次我们应该回去,毕竟这里已经管理完了。”三尾狐这么说着。

“那就准备一下,明天回去。”酒吞抱着茨木回到房间。

 

“回去?去哪?”茨木坐在床上问着。

“回到我原先的大江山,不过要经过一个危险的森林。”酒吞漫不经心的说着。

“要睡觉了是吗?”茨木看着床问着。

“恩,我睡外面你睡里面就可以了。”酒吞平淡的说着。

“我想选择睡地上……”茨木一脸嫌弃。

“为……为啥!”头一次被拒绝的酒吞不知所措。

“不习惯跟别人一起睡,仅此而已。”茨木摸着鬼葫芦说着。

被天使拒绝了心伤……于是酒吞在不断劝说下茨木才愿意一起睡的这个主意,但是他觉得他不如睡地上,茨木的角老刺到人……

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酒吞发现身上有好几处红色刺伤印记,用膝盖想也知道这伤怎么来的……

 

Shadow魔影守则:

第二天所有人启程,酒吞一直牵着茨木带着一群妖走回大江山,一路上三尾狐一直观察茨木的情况,意识到他累了就提醒酒吞,于是酒吞特别直接的把茨木扛起来放在肩头,茨木也一直趴在酒吞头上,享受着自己因年龄而特殊对待的特权。

茨木觉得,酒吞虽然是一个鬼王,但却有着照顾人的心。

这样也不赖。

然而森林夜幕快要降临的时候,原先的森林给人一种安详的感觉,现在立马变得如此阴森恐怖。

这就是妖怪和人类常常谈起的“反差森林”。

茨木都感觉到附近传来的压迫性气息竟然内心也有一点害怕。

然而酒吞把茨木放下来,牵着他的手走着。

茨木感受到手里传来的温度是那么真实,那么令人安心。

茨木产生了一种好想一直牵着手感受彼此的温度走下去的感觉。

这么大阵容的妖怪横穿森林,当然使附近黑暗生物想吞噬这些强大妖怪。

然而对与他们来说,茨木年龄小,能力强,是最合适的能量体。

于是黑色的雾直接笼罩过来,唯独把茨木给带走。

 

竟然从鬼王手中夺走了人?!做好觉悟了吗!?

 

于是酒吞带领着帮手一起跑向森林深处,寻找那个白色身影。

被令人压迫到窒息的黑雾紧紧缠住的茨木,用未完全魔化的鬼手斩断自己身上的一道道黑线,从黑雾中挣脱出来,全力向前奔跑。

被荆棘刺伤,被沙尘迷眼,被黑暗笼罩,被绝望压迫,被狂风击退。

但却一鼓作气向前跑。

在这个时候茨木想到的是酒吞,他永远也忘不掉他掌心的温度。

 

Shadow魔影法则:

酒吞一直在感受着茨木的气息,但却感受不到,可能因为黑雾过强的原因,把茨木的气息给盖住了。

如果茨木挣脱出来了,他会怎么做呢?

酒吞突然想到这一点。

他的眼睛有着对力量的追求,有着从心里散发出来的傲气。

这种人一定会坚定自己的信念向前奔跑的吧?

酒吞也是靠着猜,只能从黑雾带走茨木的方向跑着。

茨木无法逃离了,只能用着妖力跟未知的敌人打着,黑炎扔过去保护自身安全。

自己就只希望能够再次握住那双手。

仅仅就是这个愿望。

 

本大爷看到他了!

 

酒吞赶紧替茨木接下了那最后一击,之后开始站在茨木面前对付那团黑雾。

没一会黑雾就散去了,酒吞就感受到茨木正在拉着他的手。

“谢谢……是汝救了吾啊……可否让吾一直追随汝呢?”茨木抬头看着酒吞,眼里全是羡慕与忠诚。

然而在茨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茨木已经晕倒了,酒吞则抱着茨木,悄悄说了声当然,之后便让治愈系的妖怪来治疗茨木,治疗完毕,酒吞则抱着茨木,带领众妖继续走回大江山,茨木则一直靠在那个人胸膛,睡下了。

 

Shadow魔影守则:

“那个,三尾狐,还记得本大爷的那个铃铛给放在哪里了吗?”

“这个我真是不知道呢。”

“怎么就是找不到呢!”

 

茨木被这些话语吵醒,揉揉自己的眼睛渐渐起身,然而三尾让他好好休息一会再起身,那样起码酒吞不会生气……

“本大爷终于找到了!”

茨木之见酒吞拿着那一环金铜色铃铛,响声十分的清脆。

之后酒吞走到茨木前面,把铃铛扣在他手上。

结果茨木一垂手,铃铛就掉了,当时三尾就笑了。

于是酒吞选择给扣在脚上,这样就不会掉了。

“这是?”茨木抬起脚看着那铃铛。

“这是一个很神奇的铃铛,它的声音十分清脆,其中含有的妖力十分强大,如果我找不到你了,我可以根据铃声,让铃声指引我去找你。”酒吞摸摸茨木的头发这么说着。

茨木笑了,之后就下地开始走动,铃声一直响着,十分清脆。

仿佛茨木走在原先成长的森林那样。

 

 

Shadow魔影法则:

茨木讲完了,之后好多人已经脑补了万字文章。

阿妈终于知道了茨木为何喜欢伸开腿坐在地上。

因为好摇动铃铛呀……

但这铃铛tm不是你天天叫你挚友来我寮的。

今天又吃了狗粮呢。

评论(10)
热度(54)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