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被“神灵”血染,让某个妖突然意识到,好像真的有什么已经失去了。

<<别以为你俩互换灵魂我就认不出来!>>

还差一个粉我就可以写剧情车了qwq!
欢迎加入追随与忠诚:373374475

我跟法则突然决定让他俩去喝酒聊天,毕竟在寮里不能真正的痛快饮酒。
我特意告诉茨木哪座山下的樱花树有花酿来着。
看他俩走了,我回到寮里,法则急忙跑回来找我。

“守则啊!你让他们去喝酒了?!”
“是啊,怎么了吗?”
“…糟了…”
“到底怎么了吗?”
“等他们回来,你就知道了…”
我一脸懵逼的看着法则,于是就跟萤草等几个女式神一起去做点心了。

在樱花树下,两人醒来。
茨木一只手撑地一只手扶着头。
等等…吾怎么有两只手…
茨木一脸懵逼的看着那个“茨木”
“茨木”刚好睁眼看着他。
“本大爷这是…喝醉了?…等等…我葫芦呢…”
“挚友说葫芦吗?在吾背上啊!”
俩妖互相看着对方,愣了三秒。
“woc吾/本大爷在挚友/你的身体里吗?!”不约而同的两位妖怪满目萧然。
“话说挚友吾很冷啊…”
“刚好本大爷很热…铠甲给你吧…”
于是小妖们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酒吞头一次穿那么严实,也头一次看茨木穿的放纵。
小妖们表示才没有看到茨木一直摸着自己的腰…也没有看到酒吞一直摸着自己脸…
这俩有病…
“挚友,回寮怎么解释啊…”
“什么怎么解释!不就是那个丫头说的让我们来这里吗?!她有错!”
“可是挚友你要这么说守则的话…”
“怎么了!?”
“守则会拿伞敲死你的…”
“茨木”一脸迷茫,对哦,那个丫头可是茨吹啊…再说了法则也向着她…
本大爷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
所以说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茨木啊!?
(因为人家除了奶,就是全能,并且长得好看又负责…做事不拖泥带水…)

回到寮里的两位,提前把衣服换好,生怕出什么差错。
“茨木回来了!来!还有小点心呢!来尝尝!你不最爱吃甜的了吗!?”
我就这么拉着“茨木”的胳膊,拽到桌边。
法则抬眼看看“酒吞”招手示意过来。
“我知道你们两位换了灵魂…”
“法则汝竟然知道?”
“刚刚问了爷爷来着…苦了你们了…”
“没什么的,就是怎么换回来啊…”
“没事,过两天就能换回来。”
“那就好,不过不跟守则说吗?”
“我不想看到她因为那不是真正的“茨木”而下手说教不得疼爱也不得…毕竟她可是最偏爱你了…啥好御魂都往你身上加。”
“是这样啊…其实她也是偏爱汝的,不用担心…”
“我的话听起来是在吃醋吗?”
“吾没那么说啊…”
“…总之让这两天平淡过去就好。”
“尽量吧…”

“酒吞”很无奈的看着我把“茨木”的头发绑成双马尾。
明明以前都没这么做呢…突发奇想?
茶会结束后,我跟法则各自去打觉醒御魂了。
但我很失望!
“茨木!你怎么不但不暴击,还连招式都发不好呢!?”
“守则…本大…吾不是故意的…”
“绝对是隔壁酒吞让你晚上过度了吧!下次真该好好教训他!”
“守则…冷静…”
“真应该直接一脚断命!!!”
本大爷的脊梁骨都有了寒气…并且想下意识护住最脆弱的地方…

法则带酒吞去刷御魂,觉得理解了我为什么这么偏爱茨木
“明明我给酒吞堆的暴击率并不高,然而你总是能暴击,很厉害啊。”
“以前你家那位鼓励我才使我变成这个样子的,感谢她吧。”
“谢谢你们两个了~这两天我给你讲讲酒吞的故事好了,让你也知道他对你的感觉。”
“好啊,打完就去!”
“果然做事不拖泥带水呢,并且认真负责。”

我们打完御魂觉醒回到寮里休息。
“如果身体真的不舒服了,跟我说,不用憋在心里!茨木你帮我这么多,是应该被好好对待的,没事,你出不了力还有姑姑呢!”
“本…吾真的没事。”
“好了,今天大家都累了,坐下来吃点东西吧。”
“那个…守则啊…”
“怎么了吗?”
“为什么,你这么偏爱我呢?”
我看着茨木,本打算喝茶的我,打消了念想。
“如果真要问为什么,可以说是从你本身看出来的吗?”
“吾本身?”
“对啊!追随强者的你,一定是一个一心只向前走,不断开阔自己视野的大妖怪!维护强者的你,既是维护了他的地位也维护了自己的信仰!这种人,最应该受到追随啊!所以我也是很乐意跟着他的脚步看世界的,就犹如我一直跟着法则走,但是我对他,是有着更特殊的感情,对于你,是完全的钦佩!”
“茨木”不说话了,反而内心有些抱歉。
“不要把我的话当成压力!这是我自愿的!所以未来也要一直向前啊茨木!”
“吾会的。”
“茨木”感受到了很多。
原来,茨木也一定如她所言的那样,一心有着信仰。
那个信仰就是本大爷!

法则拉着“酒吞”到屋里喝茶。
“我跟你讲讲他怎么看着你的吧。”
“好,吾听着。”
“酒吞”坐好一直喝着茶听着法则讲。
“酒吞他,每天除了跟我去打拼,更多时间就是在我家樱花树下一个人喝酒,时不时念着你的名字。说着“茨木不再本大爷身边,酒都没什么气味了。”我只要一听到他这么说,我就给守则传信。毕竟她也是通情达理的人,于是我跟酒吞到守则寮找你。”
“是吗…”
“是啊,他还有段时间还埋怨我为什么总是碰不到茨木,就犹如守则埋怨为什么她没有酒吞是一样的,等我们成了之后,我仿佛明白为什么我没有茨木她没有酒吞了。”
“原来还有这曾层意思吗…”
“你的反应很有趣呢,总之对于酒吞来说,能让他如此执着的也只有你了。”
“吾明白了!”
“明白就好。”

两天后:
“法则…他们两个关系突然变好成这样让我很惊讶啊…”
“可能开窍了吧。”
法则看着他们在一起喝酒,心里的石头也放下了。
我看他们能够这样好好在一起,觉得茨木跟随的是个好人。

评论
热度(43)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