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被“神灵”血染,让某个妖突然意识到,好像真的有什么已经失去了。

<<大佬的茨木真厉害>>

欢迎加入追随与忠诚:373374475
根据自家寮茨木亲身实验得出,当然我不是大佬我之是虚拟一下我是大佬…
(这是个梦想…)
跟自己跟同学组队玩,之后茨木一个星没出而酒吞无限冒汗23333333
(酒吞:茨木你怎么不理我系列)
不过最后一局冒了,可能终于理解了吧。
ok看文吧!

没错!我有一只茨木!大哥哥类型的!
我特别疼他恩…因为他是我还很弱的时候第一只SSR。
那个时候我才有四个式神。
之后家里攒的黑达摩全给他为了技能毕业。
变强的时候花了一段时间把他供上六年级毕业。
现在他已经是顶梁柱了!就差好的御魂!
他的破势四星级该换成好的了。

于是我跟式神们瞒着他去抽大陀螺和打御魂拼商店了,为了给亲儿子惊喜嘛。
瞒了他很长时间,因为有暴击与暴击伤害的破势是真的不好刷,更何况六星。
还好靠着脸把金闪闪的破势顶级四件套与心眼两件套全六星达成。
我跟式神们抱着御魂就在茨木房间门口等着他醒来。
身上的伤还没来得及处理,山兔脸上随便贴个创可贴,桃花的胳膊就贴了几片花瓣盖住伤口,座敷的手就用布缠上,白狼的衣服还是有着划痕,雪女的伤口全是用自己的冰愈合住。
而我的脸上还有着划痕,手上还有大蛇咬的伤口。
但这些付出换来的是我怀里闪闪发亮的算是极品的御魂。

门开了,茨木随便穿了件里衣揉眼睛出来看到我们的时候愣在那里了。
而我们喊着茨木大人什么的就跑上去围住了比我们要高很多的茨木。
茨木看到我们脸上的身上的伤就蹲下来一脸担忧的看着我们,他伸出手摸了摸山兔的小脸,山兔没有害怕反而把自己的小手搭在那只鬼手上说着没有什么大碍。
当茨木看着我们的时候我们都笑嘻嘻说着。
“我们就是去打了陀螺揍了蛇,只不过对方能力太强而有了伤,但最后我们还是赢了!”
我把手里的包裹给了茨木,茨木打开一看全是金闪闪的御魂。
“这是我们给茨木大人的礼物!请收下!”
之后茨木把鬼手化成双手抱住了我们。

坐在树下可以给小式神讲故事,躺在草地上接受别的小式神玩着他的头发,不在意蝴蝶精给他编的花环,跟长辈一起谈育儿经啥的,一边带孩子一边全力打狗粮。
我召唤的小式神都被他带大过,我寮里的式神没一个是不喜欢他的。
都很喜欢跟他凑一块,不管做什么,就算是说想聊天都行。
他都会陪着,很合的来。

之后让茨木休息,我去打斗技的时候认识了一位朋友,斗技的时候他输了,但他心服口服。
“守则啊,交个朋友吧!有空一起交流!”
“好啊!”
于是就这么认识了。
我们两个互相看了看空间,都被对方吓到。
守则:“woc你有满级极品地藏酒吞!?”
朋友:“woc你有满级极品破势茨木!?”
守则:“旁友,组队吗?”
朋友:“组!”
于是我把寮里还躺着休息的茨木拉起来,茨木一脸懵逼,之后叫上山兔走了。
而他带着酒吞,他叫了一个朋友带上丑女与座敷。
我的茨木就在酒吞旁边,茨木只是对他的队友们问声好之后就调整好就蓄势待发。
这次是组队打十层大蛇。

然而我怎么觉得我家茨木自带bgm呢…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山兔拉条加攻击,座敷加火,丑女用稻草人,晴明添符咒,之后茨木一抓暴击53784过去。
厉害了我的茨木,酒吞的回合呢???
被茨木秒了…然而酒吞冒汗。
他与他的朋友对着我发消息。
他说:“大佬啊!茨木养的这么好吗!?”
他朋友说:“跪拜!茨木大大啊!”
他朋友说:“我怀疑我家的茨木是个苗…(死目)”
守则:“…其实我的茨木暴击率没有攒那么高呢qwq才40%多啊。”
他说:“攒暴伤去了是吧!没事怕什么啊!像这样的茨木就算他不暴击也能很高伤害的!然而我没有茨木…(死目)我家酒吞暴击是8000+的。”
守则:“那也很高了啊!毕竟地藏嘛!”

于是从来都没有酒吞的回合。
茨木在打完的时候说了句“切!渣滓…走吧山兔带孩子去了…”
茨木拿起几个御魂拉着山兔就要走,我这个奶爸茨木你回来!
一旁朋友们抱着自家孩子瑟瑟发抖看着我家茨木。
我才反应过来是要跟朋友组队刷个痛快的。
守则:“奶爸啊…呸…茨木大人啊别走啊还有东西要刷呢。”
茨木:“没什么要刷的了吧…守则你的觉醒材料都已经几十个多了…”
守则:“刷御魂啦,觉醒就算几十个也是不够用的。”
茨木:“守则汝说好今天让吾休息的…”
守则:“…陪我打完!之后你休息两天!”
茨木:“成交!”
…就算你休息两天你还是照顾孩子你何必呢?
可能我家茨木就是喜欢孩子…
朋友的酒吞拍拍我的肩,我转过去看他。
md真高…于是我抬头。
“可不可以让你家茨木放普攻呢?”
“…可是我家茨木普攻也会有可能灭死一个啊…”
“没事他灭不死全部!本大爷不想没有回合啊。”
“好吧我跟他商量。”
于是茨木同意了,我在旁边看着他们的情况。

茨木还是那么高冷,没办法啊,如果是带孩子打这些会温和一点的,然而组队没有孩子就是完全展现真实大妖怪本性了。
于是就有了次次暴击的这个情况。
队友都惊呆了,说好暴击才40%多呢?
酒吞一直狂攒狂气,然而茨木没有转头看一眼。
酒吞:“阿爸这个茨木好冷漠啊本大爷的狂气都要被冻住了。”
阿爸:“说的好像我不冷一样,那个是大佬,别看他是茨木其实他是茨森…就是太强了…”
守则:“其实他并不冷漠的qwq可能打这些东西求个认真吧qwq”
队友:“向大佬的茨木跪下。”
守则:“你们到时候打麒麟放一个小孩子,可能茨木的表现就不一样了。”
酒吞:“啥时候茨木喜欢孩子了!?”
守则:“我也没说我家茨木喜欢酒吞啊!?”
酒吞默默画圈去了。
酒吞:“人家茨木天天跟人家酒吞谈情说爱,本大爷旁边的茨木就知道孩子与刷本。”
守则:“意思意思比个心疼。”
茨木:“你们在讨论什么?”
阿爸:“没什么说茨木大人厉害。”
队友:“没什么说茨木大人强大。”
守则:“没什么说茨木大人无敌。”
茨木:“…你们好闲…”

当打麒麟的时候队友放了一个小蝴蝶精上来。
结果我们三个人一脸惊呆的看着茨木赶紧跑过去哄着小蝴蝶去了。
还是绕过酒吞去的哈哈哈哈哈哈!!!
我家茨木就知道孩子怎么了?!
酒吞:“曾经推我去妖界顶峰的茨木哪里去了…这个茨木不是我认识的茨木!”
守则:“你就认了吧,我家茨木就知道带孩子…”
于是我们亲眼见识到了茨木让蝴蝶精呆在自己身后,自己则付出全力去打晴明刚刚施符咒的九层麒麟,很好全灭。
这个奶爸茨木啊…
于是我们吃掉了那么多鱼子酱寿司也没见茨木冒个星。
倒是酒吞冒了许多汗。
因为尴尬而流的汗。

当跟朋友结界单挑时,茨木就去打肉的。
然而他那边最肉的就是酒吞。
对面的酒吞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于是茨木朝酒吞打的时候还剩四分之一的血。
对面酒吞自奶四万。
茨木体会到了尴尬,然而茨木气到跺脚。
我头一次看到茨木气成这样,对面旁友也方了。
之后茨木指着酒吞说。
“汝尽管奶!吾之后几拳杀不死汝算吾输!”
woc这不是经典的表情包吗233333333(重点错)
于是茨木费了老大劲终于抓死了酒吞,结界我赢了。
茨木特意去问问那个自奶四万的是谁。
酒吞说了自己的名字之后茨木一脸服气。
“汝很厉害!吾服气,希望之后能够跟汝一战!”
酒吞仿佛遇到了妖生最愉快的时候。
本大爷终于跟这个茨木能够说几句话了!
于是茨木在临走前让自己冒几颗星星之后拿一颗给酒吞。
“下次找吾凭着这个来找!吾走啦!”
于是茨木跟我会寮,而酒吞一脸兴奋的朝他阿爸说本大爷谈恋爱了。
阿爸:“你脑子没坏吧?”
酒吞:“茨木都给我小星星了!”
阿爸:“…把大佬的茨木娶了!我支持你!”

茨木拿着自己的那一颗小星星朝着月亮比着。
又看了会儿自己的传记。
“吾的确没有月亮,不过吾拥有的星星够陪伴汝了吧。”
茨木照顾好小式神之后就坐在树下玩着自己手里的星星。
还是暖和的。
因为隔壁寮的酒吞一直拿着星星睡得觉可不暖和。

评论(12)
热度(106)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