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埋掉什么东西的时候,你的一些“东西”也许随着埋掉了】——唯有花知晓

<<一个月的美好童年>>

欢迎加入群追随与忠诚:373374475
情节有改动慎入





“茨木大人!!!小心啊!!!”
“糟了…”





在大江山宫殿,鬼王酒吞童子审阅着茨木批阅过的卷轴进行细化,周围的那些大臣在做着自己的工作,今天的鬼王想着什么呢?
在想着等茨木回来,该让厨师做什么菜。
在想着等茨木回来,要不要去树下喝酒。
当然在想到茨木只会在午夜展现在自己眼前最美好的一面的时候…鬼王赶紧摇头,之后拍拍自己的头让那个精虫下去别再上来…
然而下一秒宫殿大门突然被踹开,星熊抱着不明物体跑到宫殿中心之后单膝下跪,还气喘吁吁的,看来这个事情很紧急。
酒吞从王座下来询问情况的时候星熊突然起来一脸慌乱。

“鬼王大人!茨木大人因为被辉夜姬施了咒!从而变成了一个二,三岁的孩子!”
“茨木大人变孩子了!?”
“什么!?茨木大人怎么变孩子了!”
“什么!?茨木变孩子了!?那本大…”

你问我为什么酒吞不说话了,因为茨木慢悠悠从自己的衣服堆里钻出来的时候,眨着他孩童时期水灵灵的金色眼睛,不是变鬼之后的黑色眼白,红色的角还在,但没有那么的大,妖文也没有那么明显,铃铛脚上可是挂不住了,但可以套在脖子上。
茨木仿佛是刚刚睡醒一般,揉揉自己的眼睛,小手弄着自己的白发,抬眼看酒吞一眼,突然就开心的笑出来,之后伸出自己的小手,同时还用着奶气的声音轻声叫着,是想被酒吞抱着。

这举动伤害力极大,导致星熊把茨木给了酒吞之后跪在原地磕头(光速磕头),一边的那些母亲光环大发的女人们都捂着脸一直说着好可爱这类的话,别的大臣看着平常照顾他们的贴心二把手变得这么萌不由得五体投地拍打地面或桌子,酒吞则是抱着茨木不断擦自己的鼻血…

茨木看着酒吞的样子有些疑惑,于是握住酒吞捂住鼻的那只手,用些力气拽下来之后,茨木轻轻舔舐着酒吞的食指,茨木变孩子这已经很让酒吞理智崩坏现在茨木突然来这个立马头发炸的比火龙果还火龙果,心里就是山兔乱撞乱加速。于是赶紧把原地光速磕头的星熊拽起来让他照顾着茨木自己先去冷静冷静,但酒吞刚要走,茨木的情绪就焦急了起来之后开始啜泣起来立马让现场包括酒吞在内都慌了神。

酒吞听到啜泣声赶紧跑回来把茨木抱在怀里,而茨木一直用小手抹自己脸,眼泪一豆豆的掉让那些“母亲”心疼坏了。

“鬼王大人你哄哄茨木啊!!!你看都哭成这样了!!!”
“茨木不哭!鬼王大人不是不要你了啊不哭!!!”
“鬼王你愣着干什么!?赶紧逗逗茨木!”

逗!?怎么逗…谁来教教本大爷?!本大爷没照顾过孩子…啊也不是…本大爷只照顾过孩童时期末的茨木…这个茨木…本大爷不会照顾啊!
于是酒吞采用平常对付茨木跟自己闹脾气的法子,直接在茨木的额头上吻一下。
啊死马当活马医了,结果的话本大爷希望是好的!
结果茨木停止了哭泣,并且伸手摸摸酒吞的脸,之后在酒吞脸上亲了一口冲酒吞乐呵呵笑了,还摸着自己的额头想让酒吞再亲一次。
当然酒吞在意的不是茨木这么小会这些而是刚刚茨木撩他,不止一回…
啊好可爱好想日(冷静),不行茨木还小不能做这么流氓的事。
既然茨木说再来一次,那身为准夫君必须听未成年老婆的!
于是所有人吃狗粮看着他们在大中央亲亲我我。
大江山吃枣药丸。





中午,酒吞好不容易把茨木哄睡着了,头一次感受到照顾一个孩子的确很累,但也挺开心的于是自己还诞生了到时候让茨木生一个的想法…(冷静)
酒吞悄悄离开房间,去星熊那边询问茨木变小原因。
星熊看到酒吞进来,于是就料得到酒吞来这里的原因,于是两人坐下来谈。

情景再现:

星熊跟茨木进行实际任务的时候,两人因为累了而靠着树休息。
“茨木大人。”
“恩?怎么了?”
“茨木大人是不是有特别遗憾的时期?”
“遗憾的时期?”
“对!比如特别让自己感到心痛的那种…”
“啊…那样的话…吾还真的有…”
“…那茨木大人从来没有提起过呢…”
“谁会乐意说自己最窝囊的时期啊,汝要理解,吾想起来还从未跟别人谈这件事呢,汝要听听吗?细致的吾还从来没跟挚友讲呢。”
“当然乐意洗耳恭听,茨木大人请说。”

茨木大人他说,自从他生下来,就一直在受苦,基本上在五岁之前,受尽了刑法,哭喊到声音沙哑,刚刚愈合的伤口再次撕裂,流出鲜血,双手双脚都被束缚着,看着窗外的一点点太阳光照在自己面前,但自己就是拼劲力气也无法到达那里。
茨木很渴望被阳光包裹着啊…
但好在自己逃出来了。

茨木讲到这里之后,突然笑着说。
“知道吗?吾听说吾要不出来,可能就要死呢…不过好在吾逃出来了,并且…遇到挚友了呢。”
“那帮人真是,怎么会对孩子下手!?”
“在他们眼中吾只是鬼怪…他们那么对吾是正常的。”

在那几天之后,我们有了新任务,去那个地方执行。
结果刚打算休息,辉夜姬就从天而降,她的目标是茨木。
茨木大人还为了躲开辉夜那攻击…来了个下腰外加劈叉…
(我从来都不知道茨木大人的柔软度这么高真的…)
茨木受到攻击时已经被埋在衣服里,辉夜特意下来说。
“那天的故事我听到了,既然茨木大人最遗憾的是那个时期,那就让茨木大人重新弥补一下他那个最应该感受到关爱的时光,再当一回孩子吧,放心,我的咒语,只有一个月。”

回归现实:

“于是,茨木变小就是这样。”
“茨木啥时候学的下腰和劈叉!?”
“鬼王大人这是重点吗!?”
“好好…为什么茨木对你说了这些?”
“也许茨木大人并不想让鬼王大人知道他那脆弱不堪的一面呢…更何况茨木大人那么忠心耿耿的妖,怎么会让鬼王大人知道他那不为人知的一面?”

他说的对,茨木从来不在自己面前展现自己最脆弱的那一面。
在他眼前,茨木是开朗的。
在他背后,茨木是坚强的。
那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会是什么样子啊…

中午,酒吞回到房间,茨木还在床上好好睡着,把自己蜷缩成一团。
那是缺乏安全感的人,才会那样睡。
酒吞坐在茨木旁边,摸了摸他的头发轻声说。
“这几天,你随意,本大爷陪你…”

于是茨木在之后那几天真如酒吞说的那样解放天性放飞自我般的…捣乱…
在宫殿四处乐呵呵的跑,后面那些大臣都怕茨木摔倒于是都在后面跟茨木跑着,情景一度很失控,想象一下一个白团子在前面跑后面一堆人跟着跑快累死。
当茨木继续跑的时候撞到酒吞,结果茨木看到酒吞之后就更开心还想让酒吞抱。
酒吞黑眼圈都有了,但还要保持微笑。
tmd赶紧把本大爷葫芦拿来本大爷要保持精神。
但是当茨木双手捧着酒吞脸,在酒吞眼前用天使笑容看着酒吞时,吻了一下酒吞的鼻尖,还用自己脸蹭酒吞脸的时候,酒吞突然精神。
感谢天感谢地给本大爷一个天使(突然变态)(不酒吞你要冷静)

于是只能扶着额头任由茨木在不断撩自己但也要忍着,但再这样下去就要成忍者了…
于是酒吞赶紧把茨木放在酒葫芦旁边,让茨木跟葫芦玩。
在之后那几天,酒吞教茨木识字写字,两位在屋子里一直都很开心,虽然白纸上全是不同的墨迹,但两人的脸上却有很多“战绩”。

因为茨木是孩子嘛,所以酒吞一直想给茨木喂饭的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激动到哭泣的酒吞,茨木一脸懵但还吃着饭团拍拍酒吞的背表示安慰,显然不知道这是酒吞多年的梦想实现而哭。
这么激动是因为茨木吃饭的时候从不让他喂,一直说“吾并不柔弱喂什么喂”,“吾觉得这太膈应…”和“吾没那时间,吾还有工作呢”就连生病也只能喂药不能喂饭…
酒吞在心里想着那你曾经说的“挚友支配吾的身体”这话本大爷还觉得膈应那本大爷也照做了为啥茨木你连本大爷的小心愿都不能满足?!这不公平!
当然这次实现了就不说什么了。








这些天里,酒吞陪茨木过了很愉快的时光,那些孩子应该有的快乐茨木也拥有了,他现在不必再为以前而遗憾了,现在跟过去不同,关心他的妖不在少数,不必沉痛于过去。
伤疤虽然不会消失,但它的存在会告诉你,你现在过得不一样了。
小时候的痛,告诉茨木的是现在有多么美好,多么幸福。
还有大概半天的时间,于是酒吞特意带着茨木去一次夏日祭,毕竟现在茨木小时候还没去过热闹点的地方呢。
让茨木穿着小素衣,幻成人形,自己也换上衣服变成人类模样。
酒吞在右手系上布条,把茨木的铃铛摘下来揣兜口,同时也给茨木的左手系上茨木去庆典,给茨木买了苹果糖让他吃,自己则帮茨木打点礼品啥的让茨木开心点,酒吞放缓步伐为的是让茨木好跟上,同时因为孩子的原因基本想来搭讪的女生都望而却步,升了许多麻烦。
酒吞买了个小面具给茨木戴上,之后把茨木抱起来轻轻蹭着茨木的鼻尖,拿起旁边店家的团子给茨木吃,当然酒吞是付了钱的。买棉花糖的时候是两位一起吃的,茨木用小手撕一块后,让酒吞张嘴,茨木给酒吞喂棉花糖,喂完之后还舔舔自己的手。

“你啊,要是一直这样无忧无虑该多好?那样你该多快乐?”

茨木听着酒吞的话就看着酒吞,之后擦擦自己的双手再去捧着酒吞的脸,自己则去吻住了酒吞的额头,吻完之后看着酒吞笑了出来,笑的很开心。

“挚友…吾一直都很开心啊…”

酒吞在内心深处听到了这个回复,之后看着怀里的茨木渐渐无力趴在自己肩头才意识到。
那个笑容最暖心的茨木要回来了。
酒吞赶紧去买一件素衣就渐渐离开人群走到一个小山坡的树下。
酒吞把茨木放在树下,摸着他的头。

“挚友虽然不知道吾那不为认知的脆弱一面,也不了解吾那遗憾。”

茨木靠着树,靠着那一点点意识再去蹭一下酒吞的手。
酒吞把自己跟茨木系住手的布条解开。

“但吾还可以告诉挚友一个其他妖都不知道的秘密。”

“吾…做的最不遗憾的事情是…”

“在那个夕阳西下之时,吾选择的是…牵住汝向吾伸过来的手。”

“那手的温度很真实,让吾感受到吾从未感受过的温暖。”

“最值得庆幸的是,那手的温度没有改变。”

“还是那样温暖,那样真实…”

“虽然伤疤不能忘记曾经的痛,但它不会让吾…”

“不会让吾,感受不到现在的温暖…”





一阵星光过后,茨木变回原来样子,但眼里却充满了泪水。
茨木在这一刻是笑着的,酒吞向茨木张开双臂,而茨木也扑了上去,紧紧搂着酒吞,湿热的眼泪都落在了酒吞的肩上,而酒吞也在抱着茨木,轻轻安抚着他。
当然过后茨木脸暴红,是赶紧把酒吞手里的衣服那过来迅速穿上。

茨木戴好铃铛之后,烟花已经在天空绽放了。
茨木赶紧站起来在山坡尽头看着天上的烟花,而酒吞跟过去看到的只是茨木眼里倒映的的美丽天空,与自己的影子。

“果然,你果然很开朗啊。”
“怎么讲?”
“因为你的眼睛的那金色从来都没有褪色啊,你还是你啊…”

茨木的瞳孔突然放大的原因,是酒吞突然把茨木拉到怀里吻住。
烟花的光影让此刻变得更加美好。








“茨木,跟本大爷回家吧!这个地方你不能再待下去了!”
那时吾想了一会选择了那双手。

“酒吞,一起回家吧。”
吾那还没抬起的手被酒吞牵住了。
“好啊,回去吧。”
酒吞牵着茨木的手慢慢回大江山了。

可能彼此都把彼此的心占的满满当当了吧。

评论(2)
热度(77)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