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被“神灵”血染,让某个妖突然意识到,好像真的有什么已经失去了。

铃声中包含的是,无尽的忠心(1)

我曾经想的铃铛梗,温馨向



最好看完这章故事再去看上面链接……
曾经写文的时候真的没想到铃铛真的是这么用的……
如今它实现了,可更虐了。
我……暴哭(´;︵;`)

图片看样子,铃铛就一个。
但为了剧情,我会有适当改动,尽量对茨木脚腕的一串铜铃做解释的。

按照官方剧情看来两位之前没见过……(指茨木小时候)
但是决战平安京的剧情明明是酒吞把茨木带大的……之后成了大江山鬼将(酒吞救了小时候的茨木)
就……摸不着头脑……
我不管了,就忽略小时候了……(没想到吧!我之前写过小时候的哈哈哈哈哈!ps:链接就是)
进正文……









“据说两位大人又打起来了呢!”

“啊啊啊!森林落叶又要扫了!”

“……辛苦你了帚神。”


林中妖气翻腾,仿佛是来自地狱的淬火对峙着醇厚无比的酒气,两者融合反而使得周围热浪一波又一波。

就算是满地都是升起的黑焰,也没有将他困住,反而让他伤了自己,虽然是小伤。
可他知道,要是他不收手,自己的下场只有死。
茨木看着将他体内妖血激起的鬼王,他只是扛着葫芦在一旁酒桌坐下开始倒他的神酒,开始若无其事的喝了起来。
茨木看他心中不爽,为什么不继续打下去!?
对战的态度如此恶劣,真的是鬼王?


“还在那里站着做什么?过来。”

酒吞向茨木招招手,不过之后好像又想起什么,又做出了别前进的手势。

“先把一地黑焰收走,再过来。”

“你这是什么态度!明明对战没有结束!为何目无旁人地喝起了酒!?”

“你先把黑焰收了,我再跟你说,毕竟森林是无辜的。”

茨木看着他有些厌烦,之后一手收了自己释放的黑焰,森林没有损伤。


“你怎么做到的?你那种程度的黑焰,应该会烧毁一部分树木的。”

“吾早察觉出来你约战的地方是你经常来的地方,如此浓烈的酒气,再无它处,既然经常过来喝酒想必是真心喜欢这片地方,既然吾了解到这些,又何必伤了不该损伤的东西?”

“好,本大爷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细心。”

“不是细心,突然改约战到这个地方再怎么想也是不一样吧!?”

“是本大爷太明显了,抱歉,来,坐下喝酒。”

茨木还是走过去了,坐下来接过鬼王递给他的酒。


“你还是没有说原因。”

“啊啊……你总得让本大爷想想。”

“理由还要现想的吗!?”

“嘛,挚友间的切磋,点到为止。”

茨木听到这句话愣住了一会儿,从以前到现在,从来没有跟他称朋友的人,更何况是挚友。
他自己最清楚,当看到其他妖,不管是大妖还是小妖,都总有几个相陪的朋友。
只有他是独来独往,他的确希望有个朋友……
但茨木还是没有完全收下这份情。

“吾并没有说过你是吾的挚友。”

酒吞看着茨木那冷漠样子也笑了,还是太嫩了。
也罢,他最可爱的也是这副样子了。
大爷我可是了解了你不少东西。

“也罢,你何时想再战,便摇响这铃来找我吧。”

酒吞拿出了他翻遍整个鬼王殿,找到的目前最合适的东西给了茨木。

一颗漂亮的铜铃,蕴含着鬼王的妖力。

“这……”

“你就拿着吧,你不觉得你老是亲自来找本大爷对决太累了吗?这次就让我跑跑腿吧,正好我还能活动活动。”

茨木小心的摸着那颗铜铃,生怕弄出响声。


“哈哈,没想到你有如此天真的一面!放心吧,摇响它也没有那么容易哦,你得对我真的有求,那铃声我才能听见。”

“了解了……这个不贵重吧……”

“嗯?应该不贵重,毕竟我在一个比较精致的盒子里找到的……”

“……你还是拿走吧,吾还是亲自找你比较好。”

“哈哈哈哈哈,你还真信!别担心,就算它再贵重我也会送你的,毕竟你是本大爷的挚友。”

茨木被耍了两次有些不爽,当然开心占据大部分情绪,他收好了铃铛,感谢了酒吞。

“那,鬼王有什么想从吾身上得到的东西吗?”

酒吞看了看茨木,看他认真的模样就知道茨木是一定要让他收了他还给他的人情。

“本大爷想要的很简单,你的忠心。”

“仅此而已吗?”

“不要表现得好像你能做到一样啊……”

“既然汝认为吾是你的挚友,那么吾也是如此认为,那么,你怀疑吾,吾有什么办法抵消你的怀疑吗?”

酒吞看着一步步被他引来的茨木笑了。

“本大爷身边缺个共同管理江山的二把手,也就是鬼将一职,那么,茨木童子,可否胜任?”

“只要是挚友所说,吾尽全力办到。”

“好,那么明天来鬼王殿,本大爷要在殿堂上将你提拔为大江山鬼将!”

“明白了。”

茨木看着酒吞想着。
吾心里暗暗发誓……他绝对不能死!
绝对!


评论
热度(18)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