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埋掉什么东西的时候,你的一些“东西”也许随着埋掉了】——唯有花知晓

<<三个不同时期区别>>(2)

说真的,有了孩子,就是不一样对不对!?
三个时期指的是以前的两位,刚在一块的两位与老夫老妻模式的他们,并不是不同结局。

事例1:前往征战

(平行)
茨木在屋里穿好铠甲,把自己的头发绑上,准备好拿着战书要出去的时候,刚好碰上鬼王。
酒吞看了看茨木与手中战书就没多说什么,而茨木刚想走的时候,酒吞叫住了他。
“给你一万精兵,带着他们出发,之后平安回来。”
茨木听完之后握紧手中战书,没多说什么就走了。
只留了一句。
“如果吾未回,请不要忘记吾。”

(相惜)
茨木一接到战书就意识到这十几天又不能跟酒吞在一块了。
虽然很气但是要忍。(茨木:吾今天就要用地狱之手捏死对面一大片解气)
穿好铠甲绑好头发拿着令牌与战书走到酒吞所在的宫殿,去跟酒吞讨论此事。

“茨木你不去不行吗?”
“不行,挚友,不去的话这可是祸根,吾不能因为为了自己而不考虑大江山发展。”
“可…茨木你刚回来几天又要走啊…”
“好了,保证快点回来,这次带着萤草桃花等妖效率更好行了吧?”
“茨木,如果你又收到这种类似的战书,交给本大爷,本大爷让他们体会一下这些天本大爷的痛!”(酒吞已经些许天没有碰过茨木了,就是因为事务太多)
“…吾倒希望战书多一点了…”
“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不挚友吾什么也没说汝也什么也没记住。”

茨木临走的时侯酒吞特意给茨木戴上一个耳环,之后看着茨木他们离开。
下次说什么也不让到嘴的甜点跑了!

(相随)
茨木在房间睡着,在隔壁,两个孩子认真学习平常茨木教给他们的知识。
但当他们收到战书的时候,第一时间先去汇报隔壁还在睡觉的茨木。
小女儿拿着战书轻轻敲茨木房间的门,茨木听到响声立马起来,下地打开门揉眼看着面前的两个孩子特意蹲下跟他们说话。
“怎么了…叫爸爸有什么事情吗?”
“有向爸爸和父亲宣战的战书!”
茨木立马精神,拿过女儿递来的战书看了看,突然有了个想法。
“想不想跟爸爸一起去一次经历一下?”
两个孩子立马拉着茨木的袖子不断向茨木冒星星,于是茨木牵着两个孩子去宫殿。

以下是在孩子一边玩的时候两位大人的谈话:
“你真决定一起去?别把人家吓死,虽然是来宣战。”
“一起去有什么的,给后面还警示了呢!”
“那儿子能去,女儿还小就…”
“不!吾的女儿很强!她需要锻炼!”
说到这里两位就看着那有着由白渐红的发色(哥哥发色由红渐白),有着茨木一样眼睛脸上配有妖纹(哥哥眼睛颜色跟酒吞一致),头上有着略稚嫩的角,还柔柔弱弱的小女儿,在玩着手中两个妖力球,虽然一脸轻柔向她哥哥扔过去…但是哥哥一直紧紧拿着鬼蔓,用着地藏像护盾躲着…
“哥哥别开地藏!跟吾玩嘛!”
哥哥看了看那神气十足的妹妹瞬间怂了。
“不了…妹妹很强,去外面找别人玩吧…”
“好嘞!哎!外面的妖跟吾打一架!”
于是妹妹跑着去找他们打去了。

“好吧茨木你是对的女儿很强,以后她这样,嫁出去都是个问题。”
“好了,所以挚友要一起去吗?”
“当然,这次出战晚上就差不多回来了,让星熊稍微管管吧”
星熊:?????

(话说这俩兄妹技能还没说呢…
妹妹:
技能一:黑焰烁火
找对面血比例最低的两个式神,分别投放一个黑焰烁火,有40%效果命中导致对面两位式神一个防御与攻击降低,一个损命与速度降低(持续两回合)
lv1:技能伤害加5%,lv2:技能伤害加5%,lv3:技能伤害加5%,lv4:技能伤害加5%,lv5:技能伤害与效果命中各加10%

技能二:奏响战歌(被动)
本队其一遭受伤害时,有30%概率使全队攻击伤害加5%(最多触发5次)不可被消除。
lv1:触发概率增加5%,lv2:触发概率增加5%,lv3:全员攻击伤害增加5%

技能三:地狱淬火
汇聚双手妖力使妖力球分裂成对方全体个数攻击对方每一个,其一位血比例最高的会额外施加此伤害的220%并使其持续损失生命防御降低两回合。(额外附加不可被消除)
lv1:技能伤害加5%,lv2:技能伤害加5%,lv3:额外伤害加10%,lv4:持续回合术加1,lv5:技能伤害加10%
(所以说妹妹很强恩…)

哥哥:
技能一:鬼术鞭击
用手中鬼蔓给对方单体造成伤害一次,行动结束时有50%概率拥有怒火标记,拥有一个标记会让自身暴击伤害增加5%,叠加一个标记增加一次伤害,最多叠加五个标记。
lv1:技能伤害加5%,lv2: 技能伤害加5%,lv3: 技能伤害加5%,lv4: 技能伤害加5%,lv5: 技能伤害加5%

技能二:自强不息(被动)
自身受到伤害时有50%概率增加自身攻击伤害5%(最多叠加5次)
lv1: 攻击伤害加5%,lv2:攻击伤害加5%,lv3:攻击伤害加5%

技能三:鲜血鬼蔓
将鬼蔓缠绕在对方血比例最高的身上,吸取对方自身血液,使自己回复自身5%血量,并造其对方防御与攻击降低持续两回合(额外加成不可消除)
lv1:回复血量加5%,lv2:回复血量加5%,lv3:回复血量加5%,lv4:回复血量加5%,lv5:额外伤害持续1回合
(哥哥没法对妹妹下手又能怎么办?)
不愧是酒吞与茨木的孩砸!)

于是出战的时候酒吞跟茨木全程树下喝茶看孩子跟他们打。
“连孩子都打不过,吾就不用出手了。”
“那我们来这里是?”
“吾想看看他们的合作训练成功,看样子不错,没有令吾失望。”
“行了孩子们咱不打了,让他们投降咱就回家吃饭。”
酒吞朝着两个孩子喊着。
于是妹妹一脚踩着一个怪,哥哥用鬼蔓硬逼着那个妖在卷轴签字之后,四位就回家了。
从那场战之后,再也没有缺心眼的妖来过。

事例2:生病
(平行)
茨木扶着树一步步走会不远处的宫殿,凭着最后那一点点意识敲下大门,最后无力倒下。
茨木再次睁眼看到的是自己的房间,旁边还留有桃花的香气。
看来是桃花妖给自己治疗的,但却闻到一丝丝酒气。
茨木自嘲的笑了笑,挚友怎么会来看吾呢?
于是茨木不管病好没好彻底,就换好衣服拿着卷轴走了,继续完成任务。
浑然不知走廊里的酒吞靠着门拿着刚刚空了不久的葫芦游离着。

(相惜)
茨木生病是特意被荒川扛回来的。
酒吞把茨木搂过来一摸额头,传来的是灼热的温度。
“woc荒川你tm做了什么!?茨木不就是去你那里完成个任务吗!怎么发烧了!?”
“我哪里知道!?你家茨木突然跳水里了!我不救还惨了呢!”
“我家茨木不是傻子!他咋了闲的没事跳河玩!?”
“你爱信不信!”
于是酒吞直接横抱茨木,让荒川也进来这几天住下等着,酒吞抱着茨木快步走向诊疗室。
看着一直在难受的茨木酒吞非常自责,如果不是因为要统领所有江山之妖,那他就有大把时间跟茨木在一块,甚至不让茨木离开他半步。
酒吞摸了摸茨木的脸,用自己的额头抵着他的额头小声说着。
“赶紧好起来啊…我的茨木…”
于是鬼王这两天不眠不休终于盼到茨木醒来了,因为他希望茨木一醒来看到的是自己。

“吾…病了多久?”茨木看着酒吞无力说着。
“没有多久,两天。”
“汝一直在此等吾苏醒吗?”
“对,你要是不醒本大爷不踏实。”
“可这样很累…”
“为了你有什么累不累的?好了,说说你怎么生病的?”
“…是荒川突然在吾准备把卷轴整理好的时候…突然他开吞噬,让吾全身都是水…然而他说这是他的恶作剧…”
茨木看着酒吞的脸越来越黑就意识到荒川药丸,谁让汝撒谎来着…
于是当天酒吞是把荒川揣出去并且狠狠关上大门。
荒川意识到绝对不能欺负人家捧在手上的妻子。

(相随)
这次轮到堂堂鬼王生病了…
小女儿与儿子在床旁等候着,消息已经传给在某处正在执行任务的茨木。
茨木直接踹开大厅的门,赶紧跑到酒吞所在的宫殿,手里拿着路过去惠比寿买来的药品。
赶到房间时,两个孩子先去跟茨木解释他是怎么生病的与生病原因。
(病因,隔壁大天狗突然刮台风让他来不及御寒)
茨木当时就突然生气,咬牙说着。
“隔壁那掉毛的子,欺负到这边来了!?”
两个孩子一脸懵比的看着茨木黑着脸出去了,过了大概半个钟才回来。
茨木的肩甲突然多了一些黑羽,孩子立马知道这怎么来的了。
心疼隔壁狗子一秒。

评论
热度(38)

© shadow魔影守则(还债中) | Powered by LOFTER